书剑 笑傲江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4|回复: 0

六脉神剑之第一脉剑法学习

[复制链接]

26

主题

14

回帖

2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0
发表于 2023-1-1 22: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rmor 于 2023-1-1 23:01 编辑

先去枯荣长老那里   askk kurong zhanglao about 鸠摩智拜寺,然后按以下进行!!!!

出现:
鸠摩智又惊又怒,他素以智计自负,今日却接连两次败在枯荣大师的手下,六脉神剑红既已毁去,则此行徒
然结下个强仇,却是毫无收获。他站起身来,合什说道:“枯荣大师何必刚性乃尔?宁折不曲,颇见高致。
贵寺宝经因小僧而毁,心下大是过意不去,好在此经非一人之力所能练得,毁与不毁,原无多大分别。这就告辞。”
他微一转身,不待枯荣和本因对答,突然间伸手扣住了保定帝右手腕脉,说道:“敝国国主久仰保定帝风范,渴欲
一见,便请联合会下屈驾,赴吐蕃国一叙。”
开始解救了。test。

输入:
jiejiu 段正明


牟尼堂 -
    这是天龙寺高僧们的静修之处,全以松木所制,板门木柱,木料均不去
皮,天然质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截然不同。室中蒲团上分坐着三
个白须白眉的老和尚。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参大师(Bencan dashi)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观大师(Benguan dashi)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相大师(Benxiang dashi)
> 【谣言】某人:听说台湾省长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便在此时,本虎鼻端忽然闻到一阵柔和的檀香,跟着一声若有若无的梵唱远远飘来。



枯荣大师说道,“善哉,善哉!大明轮王驾到。我不想走动,便请明王到牟尼堂来叙会吧。”。
【你现在正处于天龙寺


                           牟尼堂            
                                  
                            长廊               
牟尼堂 -
    这是天龙寺高僧们的静修之处,全以松木所制,板门木柱,木料均不去
皮,天然质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截然不同。室中蒲团上分坐着三
个白须白眉的老和尚。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 本虎(Yahoo)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参大师(Bencan dashi)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观大师(Benguan dashi)
  檀木念珠(Zitan nianzhu)
  天龙寺第十三代弟子「牟尼堂老僧」本相大师(Benxiang dashi)
>


枯荣大师道:“本虎,你坐在我身前,那大轮明王再厉害,也不能伤了你一要毫毛。”
他声音仍是冷清冰冰的,但语意中颇有傲意。



门开后进来一个僧人,身穿黄色僧袍。不到五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
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段誉向他只瞧得几眼,便心生钦仰亲近之意。再从板门中望出去,只见门外站
着八九个汉子,面貌大都狰狞可畏,不似中土人士,自是大轮明王从吐蕃国带来的随从了。



鸠摩智道:“小僧年轻识浅,所言未必能取信于众位大师。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三门指法,不妨先在众位之前献丑。”
说着站起身来,说道:“小僧当年不过是兴之所至,随意涉猎,所习甚是粗疏,还望众位指点。这一路指法是拈花指。”
只见他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左手五指向右轻弹。



可是鸠摩智弹指之间却不见得具何神通,他连弹数十下后,举起右手衣袖,张口向袖子一吹,霎时间袖子上飘下
一片片棋子大的圆布,衣袖上露出数十个破孔。原来他这数十下拈花指,都凌空点在自己衣袖之上,柔力损衣,
初看完好无损,一经风吹,功力才露了出来。本因与本观、本相、本参、保定帝等互望见了几眼,都是暗暗惊异:
“凭咱们的功力,以一阳指虚点,破衣穿孔,原亦不难,但出指如此轻柔软,温颜微笑间神功已运,却非咱们所能。
这拈花指与一阳指全然不同,  其阴柔内力,确是颇有足以借镜之处。”



鸠摩智道:“小僧年轻识浅,所言未必能取信于众位大师。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三门指法,不妨先在众位之前献丑。”
说着站起身来,说道:“小僧当年不过是兴之所至,随意涉猎,所习甚是粗疏,还望众位指点。这一路指法是拈花指。”
只见他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左手五指向右轻弹。



可是鸠摩智弹指之间却不见得具何神通,他连弹数十下后,举起右手衣袖,张口向袖子一吹,霎时间袖子上飘下
一片片棋子大的圆布,衣袖上露出数十个破孔。原来他这数十下拈花指,都凌空点在自己衣袖之上,柔力损衣,
初看完好无损,一经风吹,功力才露了出来。本因与本观、本相、本参、保定帝等互望见了几眼,都是暗暗惊异:
“凭咱们的功力,以一阳指虚点,破衣穿孔,原亦不难,但出指如此轻柔软,温颜微笑间神功已运,却非咱们所能。
这拈花指与一阳指全然不同,  其阴柔内力,确是颇有足以借镜之处。”
本虎看起来神采飞扬精神充沛。
【谣言】某人:听说芷影从宋远桥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本观大师聚精会神地盯着鸠摩智,寻找最佳出招机会。

本相大师掌托于胸前,伸出右小指,一招「少冲剑法」,缓缓地点向鸠摩智的周身大穴,弹指无声!
鸠摩智使出一招「蛇游」,身体左摇右摆,飘忽不定,脚下毫无章法,本相大师的招数却差之毫厘,一一落空。

本参大师左斜行三步,运使「少泽剑法」,右手食指虚点,左手小指突然点出,内力自左向右的斜攻过去,直插鸠摩智的腰间!
结果被鸠摩智挡开了。

本参大师凝神聚气,脸色数变,肤色红润了许多,将浑身功力凝聚于手指,蓄势待发。
鸠摩智目不转睛地盯着本观大师的动作,寻找进攻的最佳时机。

鸠摩智潜运龙象般若功,周身衣袍无风而起,脸上十二次紫气闪动,举手投足间具有大威力!


本因大师右手食指微点,出招「晓天初阳」,一股雄浑的一阳指力射向鸠摩智,出手沉稳,招数正大!
鸠摩智使出一招「蛇游」,身体左摇右摆,飘忽不定,脚下毫无章法,本因大师的招数却差之毫厘,一一落空。
鸠摩智一见本因大师攻击失误,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鸠摩智虚托右掌,一式「吉祥逝」,内力运转,跟着全身衣物无风自动,鸠摩智身体微倾,手掌闪电一刀,斩向本因大师后心!
鸠摩智陡然大喝一声,宛如雷霆,以十二龙十二象之力攻向本因大师!
结果只听见本因大师一声惨嚎,无形气浪已在本因大师后心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本因大师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

鸠摩智哈哈大笑,说道:承让了!

本因大师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段正明正盯着鸠摩智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段正明凝神聚气,脸色数变,肤色红润了许多,将浑身功力凝聚于手指,蓄势待发。

电光火石之间,本观大师一翻掌,使出「中冲剑法」,身向右移,奋起神威,右手斗然探出,中指向鸠摩智一竖!
鸠摩智平地带起一阵旋风,一招「狸翻」,跃起在空中几个横滚,本观大师的招数被化于无形。
本相大师正盯着鸠摩智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本参大师慢慢地移动着,伺机出手。
鸠摩智正盯着本观大师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只见鸠摩智神色肃然,手结莲花合掌印,突然一招「红莲火」迅捷无比地攻向本观大师!

鸠摩智轻喧佛号,双掌改斩势为直击,火焰刀气不由大盛,本观大师已经被如波涛般热浪笼罩
结果被本观大师挡开了。

鸠摩智双掌一收,趁本观大师深受火焰刀困扰之时,一个转身绕至本观大师的身后,将手肘击向本观大师的头部。
鸠摩智陡然大喝一声,宛如雷霆,以十二龙十二象之力攻向本观大师!
结果只听见本观大师一声惨嚎,手掌已在本观大师头部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本观大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鸠摩智双手一拱,笑着说道:承让!


段正明一招「金马腾空」,身形跃在半空,钢剑横削而出,直向鸠摩智的头部!
鸠摩智平地带起一阵旋风,一招「狸翻」,跃起在空中几个横滚,段正明的招数被化于无形。
鸠摩智一见段正明攻击失误,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鸠摩智双掌合十而又打开,这招「现宝莲」以火焰刀无上功力聚出一朵红莲,盛开的花瓣飞舞旋转,漫布在段正明四周!
鸠摩智陡然大喝一声,宛如雷霆,以十二龙十二象之力攻向段正明!
结果只听见段正明一声惨嚎,红莲刀气已在段正明右脸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段正明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段正明向后退了几步,说道:这场比试算我输了,佩服,佩服!

段正明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本观大师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本相大师一招「少冲剑法」,小指一横一竖,交替两道指风一前一后攻向鸠摩智!
鸠摩智见状曲膝俯身以手撑地,使出一招「鱼潜」,双足一点,箭一般从本相大师腋下蹿了过去。

忽见本参大师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本参大师少冲穴中激射而出,好一招「少泽剑法」,忽左忽右,变化无常,指向鸠摩智!
鸠摩智见状曲膝俯身以手撑地,使出一招「鱼潜」,双足一点,箭一般从本参大师腋下蹿了过去。

鸠摩智口念伏魔真经,双掌连连劈出,将本参大师笼罩在炙焰之下,这如刀切斧凿般的「显真常」气浪似乎要将本参大师从中劈开!
鸠摩智陡然大喝一声,宛如雷霆,以十二龙十二象之力攻向本参大师!
结果只听见本参大师一声惨嚎,无形刀气已在本参大师右手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本参大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鸠摩智胜了这招,向后跃开三尺,笑道:承让!

本相大师聚精会神地盯着鸠摩智,寻找最佳出招机会。
本参大师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鸠摩智暴喝一声,竟然使出伏魔无上的「开显圆」,气浪如飓风般围着鸠摩智飞旋,炎流将本相大师一步步向着鸠摩智拉扯过来!
鸠摩智陡然大喝一声,宛如雷霆,以十二龙十二象之力攻向本相大师!
结果本相大师被鸠摩智的劲力震得眼前一黑,内脏碎裂,身子凭空飞了出去!!
( 本相大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鸠摩智胜了这招,向后跃开三尺,笑道:承让!

鸠摩智长吐一口浊气,脸上紫气一闪,又恢复如常。

本相大师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鸠摩智口念伏魔真经,双掌连连劈出,将枯荣长老笼罩在炙焰之下,这如刀切斧凿般的「显真常」气浪似乎要将枯荣长老从中劈开!
结果「嗤」地一声,在枯荣长老身上划出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溅得鸠摩智满脸鲜血!
( 枯荣长老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只见鸠摩智神色肃然,捏起几支檀香扔在空中,随手一掌挥出。劲力弥漫之处,迅捷无伦地攻向枯荣长老!
枯荣长老定睛观瞧,见那掌风过处,檀香已被点着,却有着先后之分!只见烟气缭绕,聚而不散。
鸠摩智忽然鸠摩智五指微张,那团烟气一化为道,在枯荣长老控制下,宛如六条长蛇蜿蜒向四周攻去!
正是大轮寺火焰刀「碧烟纵横」绝技!

鸠摩智运使火焰刀中一招“白虹贯日”,乃招式中精妙之作,一刀便要将向枯荣长老的腰间砍了下来

结果「嗤」地一声,在枯荣长老身上划出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溅得鸠摩智满脸鲜血!
( 枯荣长老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鸠摩智连运内功三次强劲,「火焰刀」绝技威力倍增,沛然莫能抵御,绿烟嗤嗤作响,向枯荣长老猛烈冲击而去

结果只听见枯荣长老一声惨嚎,手掌已在枯荣长老右臂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枯荣长老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

枯荣长老向后退了几步,说道:这场比试算我输了,佩服,佩服!

枯荣长老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本虎眼见保定帝被这蕃僧所制,心中大急,大喝一声冲了上去,和鸠摩智打斗在一起。试图解救保定帝出来。

本虎凝神聚气,脸色数变,肤色红润了许多,将浑身功力凝聚于手指,蓄势待发。
本虎运起乾天一阳功,将一阳指法融入到银钩笔法的招式中,内力嗤嗤作响,威力陡增!

本虎忽然间笔法又变,运笔不似写字,却如拿了斧头在石头上凿打一般。这一路笔法是石鼓文,
那是春秋之际用斧凿刻在石鼓上的文字,此乃最古的大篆字。鸠摩智对这一路古篆果然只识得一两
个字,既不知对方书写何字,自然猜不到书法间架和笔画走势,登时难以招架。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银钩笔法也相应加强劲力。
本虎振笔挥舞,在空中连书三个古字,鸠摩智还想得到去认甚麽字,膝上穴道一麻,强吸一口气
向膝间穴道冲去,本虎笔来如电,跟著又是一点连环进招,鸠摩智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上。
( 鸠摩智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但见本虎如疯如癫、如酒醉、如中邪,笔意淋漓,指走龙蛇手中判官笔下掠,左掌带住鸠摩智的一记攻势,判官笔的一撇在鸠摩智左脸一点,身子借势窜起!
但是被鸠摩智格开了。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一阳指也相应加强劲力。
本虎手中的判官笔抖动,已在鸠摩智的大锥穴上题了一个大篆,正是一个「尔」字!
鸠摩智一看,茫然问道:「这是『网』字麽?」,本虎笑道,这是一个『尔』字!

本虎转身吐气,判官笔送出,笔锋在空中横书斜钓,似乎写字一般,然笔锋所指,却处处是人身大穴,向鸠摩智后心点去!
结果被鸠摩智挡开了。

本虎大喝一声,手中判官笔抖动,已在鸠摩智的面上上题了一个大篆,正是一个「尔」字!
但是被鸠摩智格开了。

本虎大喝一声,手中判官笔抖动,已在鸠摩智的面上上题了一个大篆,正是一个「尔」字!
但是被鸠摩智格开了。
本虎随即伸出判官笔又在鸠摩智的风府穴上写了一字。鸠摩智道:「这多半是『月』字?」本虎摇头说道:「错了,那是『乃』字。」

本虎顺手使出「房玄龄碑」如「天女散花」,书法刚健婀娜,极尽仰扬控纵之妙,判官笔向鸠摩智的左手扫出!
但是被鸠摩智格开了。

本虎转身吐气,判官笔送出,笔锋在空中横书斜钓,似乎写字一般,然笔锋所指,却处处是人身大穴,向鸠摩智后心点去!
结果在鸠摩智腰间划出一道细长的血痕。
( 鸠摩智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在双倍exp奖励期间,你感觉做任何事都是事半功倍。

鸠摩智心神沮丧,挥舞双掌,企图要躲开本虎的笔锋,不再让本虎在天井穴上题字,不料本虎左掌陡然从侧面强攻,
鸠摩智忙伸掌抵敌,却给本虎乘虚而入,又在天井穴上又题了两字,只因写得急了,已非大篆,却是草书。
忽然喝道这两个字鸠摩智便识得了,脱口而出,叫道:「蛮夷!」!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一阳指也相应加强劲力,手中的判官笔嗤嗤作响,劲力强劲!
本虎头顶蒸汽氤氲,已然将一阳指的功力运用到这一路银钩笔法的招式中,凌厉刚猛。
鸠摩智对于本虎所写的这路书法了然若胸,顺势化解了本虎的攻势。
结果「噗嗤」地一声,判官笔刺进了鸠摩智的右肩,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鸠摩智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本虎转身吐气,判官笔送出,笔锋在空中横书斜钓,似乎写字一般,然笔锋所指,却处处是人身大穴,向鸠摩智后心点去!
结果被鸠摩智挡开了。
本虎哈哈大笑,叫道:不错,正是「尔乃蛮夷!」这四个字!
本虎忽然间笔法又变,运笔不似写字,却如拿了斧头在石头上凿打一般。这一路笔法是石鼓文,
那是春秋之际用斧凿刻在石鼓上的文字,此乃最古的大篆字。鸠摩智对这一路古篆果然只识得一两
个字,既不知对方书写何字,自然猜不到书法间架和笔画走势,登时难以招架。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银钩笔法也相应加强劲力。
本虎振笔挥舞,在空中连书三个古字,鸠摩智还想得到去认甚麽字,膝上穴道一麻,强吸一口气
向膝间穴道冲去,本虎笔来如电,跟著又是一点连环进招,鸠摩智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上。
( 鸠摩智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本虎轻笑一声,默念口诀,判官笔向左虚引,右前方豁然疾书,却是一个「乃」字!
本虎头顶蒸汽氤氲,已然将一阳指的功力运用到这一路银钩笔法的招式中,凌厉刚猛。
本虎手中判官笔已然变得滚烫,隐隐变红,鸠摩智被烫的哇哇大叫,神情疲敝至极。
结果「噗嗤」地一声,判官笔刺进了鸠摩智的颈部,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鸠摩智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一阳指也相应加强劲力。
本虎手中的判官笔抖动,已在鸠摩智的关元穴上题了一个大篆,正是一个「尔」字!
鸠摩智一看,茫然问道:「这是『网』字麽?」,本虎笑道,这是一个『尔』字!

本虎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固然古奥,而作为书法之基的一阳指也相应加强劲力,手中的判官笔嗤嗤作响,劲力强劲!
结果被鸠摩智挡开了。

本虎伸左掌在鸠摩智肩上一按,一借力,轻轻巧巧的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在远处,长袖飞舞,狂奔疾走,出招全然不依章法!
结果被鸠摩智挡开了。
【聊天】鸠摩智:本虎你给我等着,我大轮寺跟你没完!
【聊天】枯荣大师:哈哈哈哈哈!大轮明王一路走好!
【聊天】枯荣大师:我天龙寺乃天下第一名寺,六脉神剑必定名扬江湖!
【聊天】枯荣大师:本虎这娃娃不错,老夫看着顺眼!

本虎凝神聚气,脸色数变,肤色红润了许多,将浑身功力凝聚于手指,蓄势待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书剑 笑傲江湖 ( 京ICP备20008026 )

GMT+8, 2024-2-28 05:23 , Processed in 0.0526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