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 笑傲江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7|回复: 1

倚天屠龙彩电版

[复制链接]

281

主题

290

回帖

2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49
发表于 2024-4-29 07: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Produced by MUSHclient v 4.84 - www.mushclient.com -->


三清殿 -
    这里是紫霄宫的三清殿,是武当派会客的地点。供着道德天尊、元始天尊
和灵宝天尊的神像。正中间是个敬香的大香案,靠墙放着几张太师椅,地上放
着几个蒲团。北边是练武的地方,南边是武当禁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outsouth
  桃花岛主座前弟子 彩虹风(Caihong)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首侠」宋远桥(Song yuanqiao)
  太极八卦图(Board) 「 没有任何留言 」
> 彩虹风向宋远桥打听有关『job』的消息。
宋远桥说道:「现在暂时没有适合你的工作。」
askk song about 俞岱岩
你向宋远桥打听有关『
俞岱岩』的消息。
我三师弟应该快来了,赶紧到山脚下去迎接他看看,千万注意,小心歹人触摸。
宋远桥对你说道:宋远桥又嘱咐了沐云一番,一副忧心冲冲的样子,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 彩虹风的思路浑浊,只好散去了「奇门」心法。
彩虹风说道:「heal ...」
彩虹风凝神静气,内息随悠扬箫声在全身游走,恰似碧海浪涛般冲击受损被封经脉。
【谣言】某人:听说小青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个锦盒
青虚向宋远桥打听有关『job』的消息。
宋远桥说道:「你刚做完惩恶扬善任务,还是先休息一会吧。」
彩虹风打坐运气,调息了大半个时辰,精神为之一振。
澹台云升向宋远桥打听有关『
job』的消息。
宋远桥对着澹台云升点了点头。
宋远桥在澹台云升耳边小声地说了些话。
宋远桥说道:「你快去快回,一切小心啊。」
本绝向宋远桥打听有关『完成』的消息。
宋远桥对着本绝竖起了右手大拇指,好样的。
宋远桥说道:「很好,祝贺你完成了任务,下去休息休息吧!」
松月风向宋远桥打听有关『job』的消息。
宋远桥对着松月风点了点头。
宋远桥在松月风耳边小声地说了些话。
宋远桥说道:「你快去快回,一切小心啊。」
本绝向宋远桥打听有关『放弃』的消息。
宋远桥对本绝说道:本绝,你又没在我这里领任务,瞎放弃什么呀!
s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三清殿            
                             |     
               西厢走廊--    小径--东厢走廊  
                             |     
                            小径            
小径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东西两侧是走廊。
  
这是一个初秋的下午,太阳正高挂在西方的树梢上。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north、southwest
  
守卫古墓 叮当(Tink) <战斗中>
  班世的尸体(Corpse)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二侠」俞莲舟(Yu lianzhou)
<战斗中>
>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双手虚晃,右脚为支点,左脚猛地飞起,一式「戳脚」,迅捷如风,踢向俞莲舟的右腿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叮当缓缓地移动着,想要找出俞莲舟的破绽。

俞莲舟出剑迟缓,可是剑法中破绽之少,实所罕见!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俞莲舟剑法吞吐开合、阴阳动静,将太极剑法中最精要之处都发挥了出来,功劲一加运开,绵绵不绝!
叮当身子如陀螺般急速旋转起来,一招「横空出世」将俞莲舟的攻势统统化解。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叮当的凌厉攻势。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叮当正盯着俞莲舟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但见俞莲舟剑法吞吐开合、阴阳动静,实已到了太极剑法的绝诣!
但是被叮当格开了。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俞莲舟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叮当的凌厉攻势。

但见青光闪动,俞莲舟手中长剑刺了出去,但见剑刃平刺,锋口向着左右!
叮当虚步前跨,脚踩七星方位,由天玑至玉衡,一招「斗转星移」已然绕到俞莲舟身后。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但是俞莲舟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叮当目不转睛地盯着俞莲舟的动作,寻找进攻的最佳时机。

俞莲舟画剑成圈,一点寒星刺向叮当!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左脚!
俞莲舟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叮当的凌厉攻势。

俞莲舟神情萧索,一式「手挥五弦」左手虚抚,右手长剑扬手挥洒,点点剑花飞向叮当,虚实不定!
叮当微一侧身,轻轻向前一纵,一式「北雁南飞」,轻描淡写地躲过俞莲舟的一击。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但是俞莲舟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觉气息微窒,当下一招「斜飞势」,将叮当引偏。

俞莲舟心中竟无半点渣滓,以意运剑,长剑每发一招,便似放出一条细丝,要去缠住叮当!
结果被叮当挡开了。
叮当目不转睛地盯着俞莲舟的动作,寻找进攻的最佳时机。

俞莲舟左手长剑缓缓向前划出,成一弧形,一股森森寒气,直逼向叮当,突然之间,俞莲舟剑交右手,寒光一闪向叮当的左肩划去!
叮当使出「上天梯」身体斗然拔起,越升越高,空中微一转折落在数丈之外,将俞莲舟的攻势尽数化于无形!
叮当一见俞莲舟攻击失误,抓住时机,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叮当的凌厉攻势。
【谣言】某人:听说大虫子从朱长龄处获得了一块青铜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左肩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俞莲舟长剑随手一招打出,以己之钝,挡敌之无锋,正是张三丰传授的太极剑「剑意」的精奥神髓!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俞莲舟双掌一翻,将叮当的来势尽数化去,叮当急劲就似钻入了一片粘稠之物中间一般。

俞莲舟出剑迟缓,可是剑法中破绽之少,实所罕见!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但是俞莲舟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叮当注视着俞莲舟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俞莲舟长剑在空中划成大圈,右手剑诀戳出,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俞莲舟当即双掌一扬,迎着叮当接去,待得手掌将触未触之际,施出「揽雀尾式」,脚下“金鸡独立式”,左足关地,右足悬空,全身急转,宛似一枚陀螺。

俞莲舟一剑刺到,青光闪闪,发出嗤嗤声响,内力极强!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只见俞莲舟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叮当这一招。
叮当注视着俞莲舟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俞莲舟出剑迟缓,可是剑法中破绽之少,实所罕见!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但是俞莲舟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俞莲舟左手长剑缓缓向前划出,成一弧形,一股森森寒气,直逼向叮当,突然之间,俞莲舟剑交右手,寒光一闪向叮当的头部划去!
叮当一式「雁去无痕」,长身而起飘然后退,俞莲舟一击不中,叮当已落在丈许之外。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但是俞莲舟身形飘忽,轻轻一纵,早已避开。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叮当慢慢地移动着,伺机出手。

俞莲舟手里长剑使得心应手,熟极而流,剑招精奇,轻翔灵动,变幻不测,突然抖腕翻剑,直向叮当的腰间刺到!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吸一口气,体内真气流转,右掌挥出,一拒一迎,将叮当的力道尽行碰了回去。

太极剑法乃张三丰晚年继太极拳所创,实是近世登峰造极的剑术,俞莲舟功劲一加运开,绵绵不绝,绝无破绽!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结果一击命中,俞莲舟闷哼了一声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 俞莲舟
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叮当注视着俞莲舟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俞莲舟长剑在空中划成大圈,右手剑诀戳出,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
结果被叮当挡开了。

叮当双脚交叉踢起,一式「钻天腿」,脚脚不离俞莲舟的面门左右!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俞莲舟一剑刺到,青光闪闪,发出嗤嗤声响,内力极强!
叮当微一侧身,轻轻向前一纵,一式「北雁南飞」,轻描淡写地躲过俞莲舟的一击。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双脚交叉踢起,一式「钻天腿」,脚脚不离俞莲舟的面门左右
结果在俞莲舟的伤处造成一处瘀青。
( 俞莲舟
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俞莲舟手里长剑使得心应手,熟极而流,剑招精奇,轻翔灵动,变幻不测,突然抖腕翻剑,直向叮当的左耳刺到!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聚精会神地盯着俞莲舟,寻找最佳出招机会。

俞莲舟心中竟无半点渣滓,以意运剑,长剑每发一招,便似放出一条细丝,要去缠住叮当!
叮当一式「如影随行」,衣袂飘飘,随着俞莲舟的走势而动,在俞莲舟大惊之下叮当已飘然滑开!
叮当一见俞莲舟攻击失误,抓住时机,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叮当双手虚晃,右脚为支点,左脚猛地飞起,一式「戳脚」,迅捷如风,踢向俞莲舟的左腿!
俞莲舟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叮当的凌厉攻势。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右肩
俞莲舟使出「大鹏展翅」,向一旁飘然纵出,轻轻着地。

俞莲舟长剑在空中划成大圈,右手剑诀戳出,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目不转睛地盯着俞莲舟的动作,寻找进攻的最佳时机。

俞莲舟将剑法中最精要之处都发挥了出来,愈战愈强,长剑发出的内劲不断增强!
叮当使出「上天梯」身体斗然拔起,越升越高,空中微一转折落在数丈之外,将俞莲舟的攻势尽数化于无形!
叮当一见俞莲舟攻击失误,抓住时机,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左脸!
俞莲舟当即双掌一扬,迎着叮当接去,待得手掌将触未触之际,施出「揽雀尾式」,脚下“金鸡独立式”,左足关地,右足悬空,全身急转,宛似一枚陀螺。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双脚交叉踢起,一式「钻天腿」,脚脚不离俞莲舟的面门左右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叮当双手虚晃,右脚为支点,左脚猛地飞起,一式「戳脚」,迅捷如风,踢向俞莲舟的左手
只见俞莲舟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叮当这一招。
叮当聚精会神地盯着俞莲舟,寻找最佳出招机会。

俞莲舟凝望叮当招式,出剑以蜿蜒之势、身处庄稳之形,宛如旭日东升,剑光如金蛇万道,闪烁不定!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俞莲舟右手捏着剑诀,左手长剑不住的抖动,罩向叮当上盘七大要穴,剑尖急颤,看不出攻向何处!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俞莲舟身形一顿,为叮当脚法所惑,顿时出现破绽,不由地身形一滞!
叮当这一脚神出鬼没,正好踹在俞莲舟的软肋!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俞莲舟双掌一翻,将叮当的来势尽数化去,叮当急劲就似钻入了一片粘稠之物中间一般。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傍晚了,太阳的馀晖将西方的天空映成一片火红。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俞莲舟身子一弓,正是「白鹤亮翅」的前半招,叮当的劲力登时落空。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身在空中,眼见俞莲舟为鸳腿虚招所惑,蓄势待发的右腿瞬间踢出,击中俞莲舟胸口!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结果一击命中,俞莲舟的伤处登时肿了一块老高!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俞莲舟连消带打,双手成圆形击出,随即左圈右圈,一个圆圈跟着一个圆圈,大圈、小圈、平圈、立圈、正圈、斜圈,
一个个太极圆圈发出,登时便套得叮当跌跌撞撞,身不由主的立足不稳。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俞莲舟剑招未曾使老,已然圈转。突然之间,叮当眼前出现了几个白色光圈,大圈小圈,正圈斜圈,闪烁不已!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默念道家「大道歌诀」之修真活计有何凭,心死群情今不生,一股真气若有若无,绵绵若存。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叮当慢慢地移动着,伺机出手。

俞莲舟剑招未曾使老,已然圈转。突然之间,叮当眼前出现了几个白色光圈,大圈小圈,正圈斜圈,闪烁不已!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俞莲舟将剑法中最精要之处都发挥了出来,愈战愈强,长剑发出的内劲不断增强!
叮当微一侧身,轻轻向前一纵,一式「北雁南飞」,轻描淡写地躲过俞莲舟的一击。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只见俞莲舟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叮当这一招。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头部
只见俞莲舟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叮当这一招。
叮当注视着俞莲舟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俞莲舟左足踏上,剑交左手,一招“三环套月”,一剑虚虚实实,以左手剑攻敌,剑尖上光芒闪烁,嗤嗤嗤的发出轻微响声!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谣言】某人:听说本绝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颗棉花种子

叮当双手虚晃,右脚为支点,左脚猛地飞起,一式「戳脚」,迅捷如风,踢向俞莲舟的右肩!
只见俞莲舟一招「白鹤冲天」,身体向上笔直地纵起丈余,躲过了叮当这一招。

俞莲舟猛然攻出招,招招都未曾使老,已然圈转,剑势犹如浪潮一般,缓缓涌向叮当!
叮当虚步前跨,脚踩七星方位,由天玑至玉衡,一招「斗转星移」已然绕到俞莲舟身后。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俞莲舟身形一顿,为叮当脚法所惑,顿时出现破绽,不由地身形一滞!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双掌一翻,将叮当的来势尽数化去,叮当急劲就似钻入了一片粘稠之物中间一般。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叮当左脚顿地,轻轻一点,身形猛转,右脚一式「虎下山」,合身而上,猛踹俞莲舟的左肩!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叮当右腿顺势舒展,借助左腿之势,一式「鸯脚」的招式使出!
叮当身在空中,眼见俞莲舟为鸳腿虚招所惑,蓄势待发的右腿瞬间踢出,击中俞莲舟胸口!

叮当左右换势成双配偶,恰似鸳鸯形影相随,一式「形影不离」,如影相随袭向俞莲舟前胸任脉
俞莲舟双掌一翻,将叮当的来势尽数化去,叮当急劲就似钻入了一片粘稠之物中间一般。

叮当双足连环圈转,一式「鸳鸯脚」,足带风尘,攻向俞莲舟的全身
俞莲舟连消带打,双手成圆形击出,随即左圈右圈,一个圆圈跟着一个圆圈,大圈、小圈、平圈、立圈、正圈、斜圈,
一个个太极圆圈发出,登时便套得叮当跌跌撞撞,身不由主的立足不稳。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结果只是轻轻地碰到俞莲舟,比拍苍蝇稍微重了点。
( 俞莲舟
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叮当左脚右脚互换,右脚飞一般踹出,既猛且准,一式「鹰追」,踢向的俞莲舟!
俞莲舟双掌一翻,将叮当的来势尽数化去,叮当急劲就似钻入了一片粘稠之物中间一般。

俞莲舟以长剑画着一个个圆圈,每一招均是以弧形刺出,以弧形收回!
叮当身形突变,使出「群星灿烂」,围绕俞莲舟四处游走顿时幻化出无数人影,俞莲舟目瞪眼呆不知击向何处。
叮当清喝一声,看招!右腿蓄势,左腿虚晃,抡起一道腿影,戳向俞莲舟,正是「鸳脚」的招式!

叮当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一式「姑射炼月」,脚脚不离俞莲舟周身
俞莲舟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叮当正盯着俞莲舟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俞莲舟长剑随手一招打出,以己之钝,挡敌之无锋,正是张三丰传授的太极剑「剑意」的精奥神髓!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叮当的皮肉。
( 叮当
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id here
look
time
在这个房间中, 生物及物品的(英文)名称如下:
沐云 = taiji
班世的尸体 = corpse, shi ti
叮当 = tink
俞莲舟 = yu lianzhou, yu
>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三清殿            
                             |     
               西厢走廊--    小径--东厢走廊  
                             |     
                            小径            
小径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东西两侧是走廊。
  
这是一个初秋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north、southwest
起点id:wudang/xiaolu1  终点id:wudang/wdroad8
halt
  
守卫古墓 叮当(Tink) <战斗中>
  班世的尸体(Corpse)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二侠」俞莲舟(Yu lianzhou)
<战斗中>
> 现在是书剑癸酉年七月十三日申时正。
您参与游戏的主机北京时间是 星期一 2024-四月-29 07:43:12
                悉尼时间是 星期一 2024-四月-29 09:43:12
      奥克兰、惠灵顿时间是 星期一 2024-四月-29 11:43:12
      温哥华、洛杉矶时间是 星期日 2024-四月-28 16:43:12 (夏令时间)
        多伦多、纽约时间是 星期日 2024-四月-28 19:43:12 (夏令时间)
    柏林、罗马、巴黎时间是 星期一 2024-四月-29 01:43:12 (夏令时间)
您已经连续玩了十九小时四十六分五十秒。
你最近玩了二十六天五小时十分四十二秒。
贵宾剩余时间:十天九小时五十一分二秒。
贵宾生效时间:二零二四年四月九日十七时三十四分十四秒。
鬼谷算术状态:当前你没有进行鬼谷算术,本周还可以使用八小时四十一分十二秒。
> 你现在不忙。
perform dodge.zong
alias walkfs n;out;n;n;nd;out;nd;nd;nd;ed;nd;nd;nu;nd;nd;ed;nd;ed;nd;nd;nd;nd;nd;e;yun jingli
walkfs
> 这里没有可使用的对象。
> 你把 "walkfs" 设定为 "n;out;n;n;nd;out;nd;nd;nd;ed;nd;nd;nu;nd;nd;ed;nd;ed;nd;nd;nd;nd;nd;e;yun jingli" 成功完成。
>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走廊               
                             |     
                           
三清殿            
                             |     
                            小径            
三清殿 -
    这里是紫霄宫的三清殿,是武当派会客的地点。供着道德天尊、元始天尊
和灵宝天尊的神像。正中间是个敬香的大香案,靠墙放着几张太师椅,地上放
着几个蒲团。北边是练武的地方,南边是武当禁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outsouth
  
躺尸剑法传人「2327」寒冰(Songshan)
  
大理国滇北王 本绝(Tulong)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首侠」宋远桥(Song yuanqiao)
  太极八卦图(Board) 「 没有任何留言 」
天乙真庆宫 - enter、north、southup、southwest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七侠」莫声谷(Mo shenggu)
武当广场 - north、south
  樊仲的尸体(Corpse)
  项珍的尸体(Corpse)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大圣南岩宫 - northdown、south
  桃花岛主座前弟子 彩虹风(Caihong)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紫霄宫 - out、southup
  大香炉(Da xianglu)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宋青书(Song qingshu)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万青里(Wan qingli)
紫霄宫大门 - enter、northdown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石阶 - northdown、southup
展旗峰 - northdown、southup、west
石阶 - eastdown、southup
  二位进香客(Jinxiang ke)
复真观 - northdown、west、westup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谷虚道长(Guxu daozhang)
十八盘 - northdown、southup
雨后彩虹 - northup、southup
  游客(You ke)
望背坡 - northdown、southdown
磨针井 - eastup、northdown、southup
  游客(You ke)
玉虚宫 - east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山路 - northdown、westup
武当柏林 - eastdown、southup
遇真宫
- northdown、westup
  功德箱(Gongde xiang)
  武当派第四代弟子 知客道长(Zhike daozhang)
古神道 - northdown、southup
元和观
- east、north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古神道 - northdown、southup
石阶 - north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玄岳门 - east、southup
你突然见得有队镖车在路边休息,趟子手中高举着跃鲤镖旗。”
车旁站立两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原来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镖车。

你不由感到十分好奇,你停了下来,静静倾听。
山脚下 - east、southeast、west
  二只野兔(Ye tu)
你现在精力充沛。
>
alias action 正在赶路中
你把 "
action" 设定为 "正在赶路中" 成功完成。
id here
look
> 在这个房间中, 生物及物品的(英文)名称如下:
沐云 = taiji
野兔 = ye tu, ye, hare
野兔 = ye tu, ye, hare
>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玄岳门----山脚下----黄土路   
                                  ↘
                                       茶亭
山脚下 -
    这里是武当山脚下,两旁是阴森森的树林。西边是一座高山, 东南方是一
茶亭。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没有比这更好的歇脚方法了。
  
这是一个初秋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southeastwest
到达目的地!
  二只野兔(Ye tu)
>
你听到“武当弟子”、“这番羞辱”,似乎与武当派有些关联,却听不清楚具体在说什么,你不由好奇心起。

你走上前去,双手抱拳,问道:贵局可是临安府龙门镖局么?请问几位高姓大名?贵局都总镖头可好。

其中一人纵马上前,道:“在下便是都大锦,阁下是.....?

你微微一笑,道:武当后学之辈,各位来到武当,怎地过门不入?

今日正是家师九十寿诞之期,倘若不耽误各位要事,便请上山去喝杯寿酒如何。

都大锦微怒道:若令师兄也如阁下这般爱朋友,我们这时早在武当山上了。

你觉得都大锦话中有话,顿觉奇怪。

你闻言,奇道:怎么?总镖头见过我师兄了?是哪一个?。

都大锦道:在下今日运气不差,一日之间,武当七侠人人都会遍了。

你不由“啊”的一声,呆了一呆,问道:我俞三哥你也见到了么?

都大锦道:俞岱岩俞三侠么?我可不知哪一位是俞三侠。只是六个人一起见了,俞三侠总也在内。

你摇头道:那决计不会,宋师哥他们今日一直在山上紫霄宫侍奉师父,没下山一步。

你接着说道:师父和宋师哥见俞三哥过午还不上山,命小弟下山等候,怎地都镖头会见到宋师哥他们。

你似乎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都大锦道:那位脸颊上生了一颗大黑痣,痣上有三茎长毛的,是宋大侠呢?还是俞二侠?

你一楞,道:我师兄弟之中,并无一人颊上有痣,痣上生毛。

都大锦听了这几句话,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说道: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既在武当山下现身,其中又有两个是黄冠道人,我们自然…。

你插口道:我师父虽是道人,但他所收的却都是俗家弟子。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么?

都大锦隔了半晌,才道:“如此说来,这六人只怕不怀好意,咱们快追!。

你渐觉事情有些不妙。

你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六人混冒姓名,都兄便由得他们去罢!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可是那人呢?俺受人重嘱,要将那人送上武当山来交给张真人。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这六人假冒姓名,接了那个人去,只怕……只怕事情要糟………。

你听了不由奇道:都兄送谁来给我师父?那六人接了谁去?

都大锦催马急奔,一面将如何受人嘱托送一个身受重伤之人来到武当山之事说了!。

你听后更觉诧异。
【谣言】某人:施罗德带着神龙药理经在扬州一带出现!

你不由问道:那受伤之人是甚么姓名?年貌如何?

都大锦道:也不知他姓甚名谁,他伤得不会说话,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口气了。这人约莫三十左右年纪。

都大锦接着说出了那人的模样。

你大吃一惊,叫道:“这……这便是我俞三哥啊。

你急道:我俞三哥怎会受伤?对头是谁?是何人请都大哥送他前来?

对这三句问话,都大锦却是一句也答不上来。

你更是邹起眉头,又问:“接了我俞三哥去的人是怎生模样?

都大锦旁边的史镖头口齿灵便,抢着说了。

你听得师哥身受重伤,又落入了不明来历之人手中,不由的心急如焚。

你急道:小弟先赶一步。说罢微一抱拳,急奔而去!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十偃镇              
                             
     
                           黄土路              
十偃镇 -
    这里是武当山下东北方向的十偃镇。这一带山上人迹稀少,有些荒凉。
道旁一辆大车(dache)歪歪的倒卧在草丛(caocong)之中,透露出些古怪。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l dache
但见拉车的骡子头骨破碎,脑浆迸裂,死在地下,其状甚惨。  
>
l caocong
却见长草中一人俯伏,动也不动,似已死去多时!
>
bo 长草
你心中怦怦乱跳,抢将过去,瞧后影正是三师兄俞岱岩,急忙伸臂抱起
只见他双目紧闭,脸如金纸,神色甚是可怖,你不由得又惊又痛,伸过自
己脸颊去挨在他的脸上,感到略有微温,心下大喜,伸手摸他胸口,觉得
他一颗心尚在缓缓跳动,只是时停时跳,说不定随时都能止歇,不由垂泪
大哭。又见其双手双足软软垂下,原来四肢骨节都已被人折断。但见指骨
、腕骨、臂骨、腿骨到处冒出鲜血,显是敌人下手不久,而且是逐一折断
,下手之毒辣,实令人惨不忍睹。
>
get 俞岱岩
你但觉怒火攻心,目眦欲裂,知道敌人离去不久,凭着健马脚力,当可追赶得上
狂怒之下,便欲赶去厮拚,但随即想起:三哥命在顷刻,须得先救他性命要紧。君
子报仇,十年未晚。当下稳稳的将他抱在手中,展开轻功,向山上疾行。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院门            
                             |     
                          
后山小院---小茅屋   


后山小院 -
    这是后山的一座小院,布置简简单单,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一蒲团,
再也没有别的什物。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一把剑。这里就是武当开山祖
师张三丰的练功所在。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east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 张三丰点了点头。
【谣言】某人:听说矮富俊在星宿海吐谷浑伏俟城找到了一本基本手法残篇
e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后山小院----
小茅屋              


小茅屋 -
    这里是武当隐蔽处的一处小屋,由茅草搭建而成,一张床、一个蒲团。
极为简单,甚是干净此地空气清新,极为安静,乃精修的极佳场所。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west
>
w
你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
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胸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
丹瓶口本用白蜡封住,这时也不及除蜡开瓶,左手两指一捏,瓷瓶碎裂,取出三粒白色丹药。
但俞岱岩知觉已失,哪里还会吞咽?。
张三丰双手食指和拇指虚拿,成“鹤嘴劲”势,以食指指尖点在俞岱岩耳尖上三分处的“龙跃窍”
以他此时功力,这“鹤嘴劲点龙跃窍”使将出来,便是新断气之人也能还魂片刻,但他手指直摆到二十下,俞岱岩仍是动也不动。
后山小院 - east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 张三丰点了点头。
【扬州知府通告】近日有恶贼行凶作乱,请各位江湖豪杰速来官府领取铁捕文书,协助将彼等缉拿归案。

张三丰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捏成剑诀,掌心向下,两手双取俞岱岩“颊车穴”。

那“颊车穴”就在腮上牙关紧闭的结合之处,张三丰阴手点过,立即掌心向上。

翻成阳手,一阴一阳,交互变换,翻到第十二次时,俞岱岩终于张开了口,缓缓将丹药吞入喉中。

你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啊”的一声,才叫了出来。



<!-- Produced by MUSHclient v 4.84 - www.mushclient.com -->
<table border=0 cellpadding=5 bgcolor="#000000">
<tr><td>
<pre><code><font size=2 face="新宋体, FixedSys, Lucida Console, Courier New, Courier">
但俞岱岩喉头肌肉僵硬,丹药虽入咽喉,却不至腹。你不由得伸手按摩他喉头肌肉。

张三丰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缺盆”、“俞府”诸穴,尾脊的“阳关”、“命门”诸穴,让他醒转之后,不致因四肢剧痛而重又昏迷。
【谣言】某人:听说红花从落魄公子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这时外面传来都大锦请求拜见的声音,你不禁怒上心头,说道:就是这斯,害我三师哥。

张三丰摆摆手道:莫急,事情终究要问个水落石出的。你且叫他进来。

你强压住怒火,将都大锦叫了进来,张三丰趁机仔细询问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都大锦说完后,张三丰不由的长叹一声:屠龙宝刀再见江湖,从此又是多事之秋了。

张三丰道:今晚这杯寿酒也不用再喝了。一个月之后,叫你诸位师兄弟来此相聚

张三丰说道:岱岩倘若不治,师兄弟也可和他再见上一面。”说到这里,不禁凄然。

张三丰大袖一挥,说道:你且退下吧。
【谣言】某人:听说竹马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font></code></pre>
</td></tr></table>
<!-- Produced by MUSHclient v 4.84 - www.mushclient.com -->
<table border=0 cellpadding=5 bgcolor="#000000">
<tr><td>
<pre><code><font size=2 face="新宋体, FixedSys, Lucida Console, Courier New, Courier">
【谣言】某人:听说竹马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谣言】某人:渡暖
护送大师顺利到达恒山了!
您的资料已经自动保存好了。
p

这里是后山小院,共有二个出口,分别通往:
━━━━━━━━━━━━━━━━━━━━━━━━━━━━━━

                          院门(N)                  

                            ┃            
                            ┃         

                  
   后山小院   ━━━ 小茅屋(E)     


━━━━━━━━━━━━━━━━━━━━━━━━━━
SJ━━━
>
n
你必须先把竹门打开!
>
open door
你将竹门打开。
>
n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小径            
                             |     
                             院门            
                             |     
                          后山小院            
院门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南面似乎有一座简陋的小院。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夜幕笼罩著大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south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六侠」殷梨亭(Yin liting)
>
n
北面是一条小径,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四个出口,分别通往:
━━━━━━━━━━━━━━━━━━━━━━━━━━━━━━

                          小径(N)                  

                            ┃            
                            ┃         

       小径(W) ━━━
     小径     ━━━ 小径(E)      

                            ┃         
                            ┃            

                          小径(S)                    


━━━━━━━━━━━━━━━━━━━━━━━━━━
SJ━━━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真武剑在武当山一带出现!
小径 - north、south
  江南七侠「妙手书生」朱聪(Zhu cong)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二个出口,分别通往:
━━━━━━━━━━━━━━━━━━━━━━━━━━━━━━

                          小径(N)                  

                            ┃            
                            ┃         

                  
     小径                     

                            ┃         
                            ┃            

                          院门(S)                    


━━━━━━━━━━━━━━━━━━━━━━━━━━
SJ━━━
>
n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三清殿            
                             |     
               西厢走廊--    小径--东厢走廊  
                             |     
                            小径            
小径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东西两侧是走廊。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夜幕笼罩著大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north、southwest
  
灭雨脸上红光隐现,双手搭落在膝盖上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二侠」俞莲舟(Yu lianzhou)
  班世的尸体(Corpse)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四个出口,分别通往:
━━━━━━━━━━━━━━━━━━━━━━━━━━━━━━

                        
三清殿(N)                  

                            ┃            
                            ┃         

   西厢走廊(W) ━━━
     小径     ━━━ 东厢走廊(E)   

                            ┃         
                            ┃            

                          小径(S)                    


━━━━━━━━━━━━━━━━━━━━━━━━━━
SJ━━━
> 灭雨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w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藏经阁---
西厢走廊---小径      
                             |     
                        
女休息室            
西厢走廊 -
    你走在一条木制结构的走廊上,南面是一间大屋,门口挂有一标记,门牌
(pai)是白的。再往西是一座楼阁。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southwest
>
p

这里是西厢走廊,共有三个出口,分别通往:
━━━━━━━━━━━━━━━━━━━━━━━━━━━━━━  

     藏经阁(W) ━━━
   西厢走廊   ━━━ 小径(E)      

                            ┃         
                            ┃            

                        
女休息室(S)                  


━━━━━━━━━━━━━━━━━━━━━━━━━━
SJ━━━
>
s
你满怀伤痛恼怒,难以发泄,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悄悄起身,决意去打都大锦一顿出口气。
你怕大师兄、四师兄干预,不敢发出声息,将到大厅时,只见大厅上一人背负着双手,不停步地走来走去。

你见大厅中这人身长背厚,步履凝重,正是师父。
武当大厅
武当大厅
> 【谣言】某人:听说青梅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个锦盒
sleep
这里不是你能睡的地方!
>
只见张三丰走了一会,仰视庭除,忽然伸出右手,在空中一笔一划的写起字来。

张三丰文武兼资,吟诗写字,弟子们司空见惯,也不以为异。

你顺着他手指的笔划瞧去,原来写的是“丧乱”两字,连写了几遍,跟着又写“荼毒”两字。

你心中一动:“师父是在空临‘丧乱帖’。”

这时你躲在柱后见师父以手指临空连书“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这十八个字。

一笔一划之中充满了拂郁悲愤之气,登时领悟了王羲之当年书写这“丧乱帖”时的心情。

王羲之是东晋时人,其时中原板荡,沦于异族,王谢高门,南下避寇,于丧乱之余,

先人坟墓惨遭毒手,自是说不出满腔伤痛,这股深沉的心情,尽数隐藏在“丧乱帖”中。

此时你身遭师兄存亡莫测的大祸,方懂得了“丧乱”两字、“荼毒”两字、“追惟酷甚”四字。

张三丰写了几遍,长长叹了口气,步到中庭,沉吟半晌,伸出手指,又写起字来。这一次写的字体又自不同。

你顺着师父的手指走势看去,但看第一字是个“武”字,第二个写了个“林”字,一路写下来,共是二十四字。

正是适才提到过的那几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你暗暗猜想,师父定是琢磨这二十四个字中所含的深意,来推想俞师哥因何受伤。

只见张三丰写了一遍又是一遍,那二十四个字翻来覆去的书写,笔划越来越长,手势却越来越慢。

到后来纵横开阖,宛如施展拳脚一般。

你凝神观看,心下又惊又喜,师父所写的二十四个字合在一起,分明是套极高明的武功。

每一字包含数招,便有数般变化。“龙”字和“锋”字笔划甚多,“刀”字和“下”字笔划甚少。

但笔划多的不觉其繁,笔划少的不见其陋,其缩也凝重,似尺蠖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狡兔之脱。

淋漓酣畅,雄浑刚健,俊逸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

你于目眩神驰之际,随即潜心记忆。。

这二十四个字中共有两个“不”字,两个“天”字。

但两字写来形同而意不同,气似而神不似,变化之妙,又是另具一功。

张三丰寿诞之日,遭此大变,情之所至,将这二十四个字演为一套武功。

这一套拳法,张三丰一遍又一遍的翻覆演展,足足打了两个多时辰。

待到月涌中天,他长啸一声,右掌直划下来,当真是星剑光芒。

如矢应机,霆不暇发,电不及飞,这一直乃是“锋”字的最后一笔。”

张三丰仰天遥望,说道:“徒儿,这一路书法如何?”。

你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己躲在柱后,师父虽不回头,却早知道了。”

</font></code></pre>
</td></tr></table>
<!-- Produced by MUSHclient v 4.84 - www.mushclient.com -->
<table border=0 cellpadding=5 bgcolor="#000000">
<tr><td>
<pre><code><font size=2 face="新宋体, FixedSys, Lucida Console, Courier New, Courier">
你当即走到厅口,说道:“弟子得窥师父绝艺,真是大饱眼福。我去叫大师哥他们出来一齐瞻仰,好么?”

张三丰摇头道:“我兴致已尽,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远桥、松溪他们不懂书法,便是看了,也领悟不多。”

张三丰袍袖一挥,说道:你也下去吧。说罢进了内堂。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走廊               
                             |     
                           
三清殿            
                             |     
                            小径            
三清殿 -
    这里是紫霄宫的三清殿,是武当派会客的地点。供着道德天尊、元始天尊
和灵宝天尊的神像。正中间是个敬香的大香案,靠墙放着几张太师椅,地上放
着几个蒲团。北边是练武的地方,南边是武当禁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outsouth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首侠」宋远桥(Song yuanqiao)
  太极八卦图(Board) 「 没有任何留言 」

</font></code></pre>
</td></tr></tabl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1

主题

290

回帖

2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49
 楼主| 发表于 2024-4-29 07: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Produced by MUSHclient v 4.84 - www.mushclient.com -->


>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走廊               
                             |     
                           
三清殿            
                             |     
                            小径            
三清殿 -
    这里是紫霄宫的三清殿,是武当派会客的地点。供着道德天尊、元始天尊
和灵宝天尊的神像。正中间是个敬香的大香案,靠墙放着几张太师椅,地上放
着几个蒲团。北边是练武的地方,南边是武当禁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outsouth
  
躺尸剑法传人「2327」寒冰(Songshan)
  
大理国滇北王 本绝(Tulong)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首侠」宋远桥(Song yuanqiao)
  太极八卦图(Board) 「 没有任何留言 」
天乙真庆宫 - enter、north、southup、southwest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七侠」莫声谷(Mo shenggu)
武当广场 - north、south
  樊仲的尸体(Corpse)
  项珍的尸体(Corpse)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大圣南岩宫 - northdown、south
  桃花岛主座前弟子 彩虹风(Caihong)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紫霄宫 - out、southup
  大香炉(Da xianglu)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宋青书(Song qingshu)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万青里(Wan qingli)
紫霄宫大门 - enter、northdown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石阶 - northdown、southup
展旗峰 - northdown、southup、west
石阶 - eastdown、southup
  二位进香客(Jinxiang ke)
复真观 - northdown、west、westup
  二位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武当派第三代弟子 谷虚道长(Guxu daozhang)
十八盘 - northdown、southup
雨后彩虹 - northup、southup
  游客(You ke)
望背坡 - northdown、southdown
磨针井 - eastup、northdown、southup
  游客(You ke)
玉虚宫 - east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山路 - northdown、westup
武当柏林 - eastdown、southup
遇真宫
- northdown、westup
  功德箱(Gongde xiang)
  武当派第四代弟子 知客道长(Zhike daozhang)
古神道 - northdown、southup
元和观
- east、north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古神道 - northdown、southup
石阶 - northdown、southup
  武当派第五代弟子 道童(Dao tong)
玄岳门 - east、southup
你突然见得有队镖车在路边休息,趟子手中高举着跃鲤镖旗。”
车旁站立两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原来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镖车。

你不由感到十分好奇,你停了下来,静静倾听。
山脚下 - east、southeast、west
  二只野兔(Ye tu)
你现在精力充沛。
>
alias action 正在赶路中
你把 "
action" 设定为 "正在赶路中" 成功完成。
id here
look
> 在这个房间中, 生物及物品的(英文)名称如下:
沐云 = taiji
野兔 = ye tu, ye, hare
野兔 = ye tu, ye, hare
>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玄岳门----山脚下----黄土路   
                                  ↘
                                       茶亭
山脚下 -
    这里是武当山脚下,两旁是阴森森的树林。西边是一座高山, 东南方是一
茶亭。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没有比这更好的歇脚方法了。
  
这是一个初秋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southeastwest
到达目的地!
  二只野兔(Ye tu)
>
你听到“武当弟子”、“这番羞辱”,似乎与武当派有些关联,却听不清楚具体在说什么,你不由好奇心起。

你走上前去,双手抱拳,问道:贵局可是临安府龙门镖局么?请问几位高姓大名?贵局都总镖头可好。

其中一人纵马上前,道:“在下便是都大锦,阁下是.....?

你微微一笑,道:武当后学之辈,各位来到武当,怎地过门不入?

今日正是家师九十寿诞之期,倘若不耽误各位要事,便请上山去喝杯寿酒如何。

都大锦微怒道:若令师兄也如阁下这般爱朋友,我们这时早在武当山上了。

你觉得都大锦话中有话,顿觉奇怪。

你闻言,奇道:怎么?总镖头见过我师兄了?是哪一个?。

都大锦道:在下今日运气不差,一日之间,武当七侠人人都会遍了。

你不由“啊”的一声,呆了一呆,问道:我俞三哥你也见到了么?

都大锦道:俞岱岩俞三侠么?我可不知哪一位是俞三侠。只是六个人一起见了,俞三侠总也在内。

你摇头道:那决计不会,宋师哥他们今日一直在山上紫霄宫侍奉师父,没下山一步。

你接着说道:师父和宋师哥见俞三哥过午还不上山,命小弟下山等候,怎地都镖头会见到宋师哥他们。

你似乎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都大锦道:那位脸颊上生了一颗大黑痣,痣上有三茎长毛的,是宋大侠呢?还是俞二侠?

你一楞,道:我师兄弟之中,并无一人颊上有痣,痣上生毛。

都大锦听了这几句话,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说道: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既在武当山下现身,其中又有两个是黄冠道人,我们自然…。

你插口道:我师父虽是道人,但他所收的却都是俗家弟子。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么?

都大锦隔了半晌,才道:“如此说来,这六人只怕不怀好意,咱们快追!。

你渐觉事情有些不妙。

你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六人混冒姓名,都兄便由得他们去罢!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可是那人呢?俺受人重嘱,要将那人送上武当山来交给张真人。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这六人假冒姓名,接了那个人去,只怕……只怕事情要糟………。

你听了不由奇道:都兄送谁来给我师父?那六人接了谁去?

都大锦催马急奔,一面将如何受人嘱托送一个身受重伤之人来到武当山之事说了!。

你听后更觉诧异。
【谣言】某人:施罗德带着神龙药理经在扬州一带出现!

你不由问道:那受伤之人是甚么姓名?年貌如何?

都大锦道:也不知他姓甚名谁,他伤得不会说话,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口气了。这人约莫三十左右年纪。

都大锦接着说出了那人的模样。

你大吃一惊,叫道:“这……这便是我俞三哥啊。

你急道:我俞三哥怎会受伤?对头是谁?是何人请都大哥送他前来?

对这三句问话,都大锦却是一句也答不上来。

你更是邹起眉头,又问:“接了我俞三哥去的人是怎生模样?

都大锦旁边的史镖头口齿灵便,抢着说了。

你听得师哥身受重伤,又落入了不明来历之人手中,不由的心急如焚。

你急道:小弟先赶一步。说罢微一抱拳,急奔而去!
【你现在正处于武当山


                           
十偃镇              
                             
     
                           黄土路              
十偃镇 -
    这里是武当山下东北方向的十偃镇。这一带山上人迹稀少,有些荒凉。
道旁一辆大车(dache)歪歪的倒卧在草丛(caocong)之中,透露出些古怪。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l dache
但见拉车的骡子头骨破碎,脑浆迸裂,死在地下,其状甚惨。  
>
l caocong
却见长草中一人俯伏,动也不动,似已死去多时!
>
bo 长草
你心中怦怦乱跳,抢将过去,瞧后影正是三师兄俞岱岩,急忙伸臂抱起
只见他双目紧闭,脸如金纸,神色甚是可怖,你不由得又惊又痛,伸过自
己脸颊去挨在他的脸上,感到略有微温,心下大喜,伸手摸他胸口,觉得
他一颗心尚在缓缓跳动,只是时停时跳,说不定随时都能止歇,不由垂泪
大哭。又见其双手双足软软垂下,原来四肢骨节都已被人折断。但见指骨
、腕骨、臂骨、腿骨到处冒出鲜血,显是敌人下手不久,而且是逐一折断
,下手之毒辣,实令人惨不忍睹。
>
get 俞岱岩
你但觉怒火攻心,目眦欲裂,知道敌人离去不久,凭着健马脚力,当可追赶得上
狂怒之下,便欲赶去厮拚,但随即想起:三哥命在顷刻,须得先救他性命要紧。君
子报仇,十年未晚。当下稳稳的将他抱在手中,展开轻功,向山上疾行。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院门            
                             |     
                          
后山小院---小茅屋   


后山小院 -
    这是后山的一座小院,布置简简单单,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一蒲团,
再也没有别的什物。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一把剑。这里就是武当开山祖
师张三丰的练功所在。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east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 张三丰点了点头。
【谣言】某人:听说矮富俊在星宿海吐谷浑伏俟城找到了一本基本手法残篇
e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后山小院----
小茅屋              


小茅屋 -
    这里是武当隐蔽处的一处小屋,由茅草搭建而成,一张床、一个蒲团。
极为简单,甚是干净此地空气清新,极为安静,乃精修的极佳场所。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west
>
w
你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
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胸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
丹瓶口本用白蜡封住,这时也不及除蜡开瓶,左手两指一捏,瓷瓶碎裂,取出三粒白色丹药。
但俞岱岩知觉已失,哪里还会吞咽?。
张三丰双手食指和拇指虚拿,成“鹤嘴劲”势,以食指指尖点在俞岱岩耳尖上三分处的“龙跃窍”
以他此时功力,这“鹤嘴劲点龙跃窍”使将出来,便是新断气之人也能还魂片刻,但他手指直摆到二十下,俞岱岩仍是动也不动。
后山小院 - east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 张三丰点了点头。
【扬州知府通告】近日有恶贼行凶作乱,请各位江湖豪杰速来官府领取铁捕文书,协助将彼等缉拿归案。

张三丰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捏成剑诀,掌心向下,两手双取俞岱岩“颊车穴”。

那“颊车穴”就在腮上牙关紧闭的结合之处,张三丰阴手点过,立即掌心向上。

翻成阳手,一阴一阳,交互变换,翻到第十二次时,俞岱岩终于张开了口,缓缓将丹药吞入喉中。

你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啊”的一声,才叫了出来。

但俞岱岩喉头肌肉僵硬,丹药虽入咽喉,却不至腹。你不由得伸手按摩他喉头肌肉。

张三丰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缺盆”、“俞府”诸穴,尾脊的“阳关”、“命门”诸穴,让他醒转之后,不致因四肢剧痛而重又昏迷。
【谣言】某人:听说红花从落魄公子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这时外面传来都大锦请求拜见的声音,你不禁怒上心头,说道:就是这斯,害我三师哥。

张三丰摆摆手道:莫急,事情终究要问个水落石出的。你且叫他进来。

你强压住怒火,将都大锦叫了进来,张三丰趁机仔细询问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都大锦说完后,张三丰不由的长叹一声:屠龙宝刀再见江湖,从此又是多事之秋了。

张三丰道:今晚这杯寿酒也不用再喝了。一个月之后,叫你诸位师兄弟来此相聚

张三丰说道:岱岩倘若不治,师兄弟也可和他再见上一面。”说到这里,不禁凄然。

张三丰大袖一挥,说道:你且退下吧。
【谣言】某人:听说竹马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茧棉花
【谣言】某人:渡暖
护送大师顺利到达恒山了!
您的资料已经自动保存好了。
p

这里是后山小院,共有二个出口,分别通往:
━━━━━━━━━━━━━━━━━━━━━━━━━━━━━━

                          院门(N)                  

                            ┃            
                            ┃         

                  
   后山小院   ━━━ 小茅屋(E)     


━━━━━━━━━━━━━━━━━━━━━━━━━━
SJ━━━
>
n
你必须先把竹门打开!
>
open door
你将竹门打开。
>
n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小径            
                             |     
                             院门            
                             |     
                          后山小院            
院门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南面似乎有一座简陋的小院。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夜幕笼罩著大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south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六侠」殷梨亭(Yin liting)
>
n
北面是一条小径,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四个出口,分别通往:
━━━━━━━━━━━━━━━━━━━━━━━━━━━━━━

                          小径(N)                  

                            ┃            
                            ┃         

       小径(W) ━━━
     小径     ━━━ 小径(E)      

                            ┃         
                            ┃            

                          小径(S)                    


━━━━━━━━━━━━━━━━━━━━━━━━━━
SJ━━━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小径 -
east、north、south、west
>
n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真武剑在武当山一带出现!
小径 - north、south
  江南七侠「妙手书生」朱聪(Zhu cong)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二个出口,分别通往:
━━━━━━━━━━━━━━━━━━━━━━━━━━━━━━

                          小径(N)                  

                            ┃            
                            ┃         

                  
     小径                     

                            ┃         
                            ┃            

                          院门(S)                    


━━━━━━━━━━━━━━━━━━━━━━━━━━
SJ━━━
>
n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三清殿            
                             |     
               西厢走廊--    小径--东厢走廊  
                             |     
                            小径            
小径 -
    你走在一条小径上,两旁种满了竹子,修篁森森,绿荫满地,除了竹叶声
和鸟鸣声,听不到别的动静。东西两侧是走廊。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夜幕笼罩著大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north、southwest
  
灭雨脸上红光隐现,双手搭落在膝盖上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二侠」俞莲舟(Yu lianzhou)
  班世的尸体(Corpse)
>
p

这里是小径,共有四个出口,分别通往:
━━━━━━━━━━━━━━━━━━━━━━━━━━━━━━

                        
三清殿(N)                  

                            ┃            
                            ┃         

   西厢走廊(W) ━━━
     小径     ━━━ 东厢走廊(E)   

                            ┃         
                            ┃            

                          小径(S)                    


━━━━━━━━━━━━━━━━━━━━━━━━━━
SJ━━━
> 灭雨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w
【你现在正处于
武当山


                 藏经阁---
西厢走廊---小径      
                             |     
                        
女休息室            
西厢走廊 -
    你走在一条木制结构的走廊上,南面是一间大屋,门口挂有一标记,门牌
(pai)是白的。再往西是一座楼阁。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southwest
>
p

这里是西厢走廊,共有三个出口,分别通往:
━━━━━━━━━━━━━━━━━━━━━━━━━━━━━━  

     藏经阁(W) ━━━
   西厢走廊   ━━━ 小径(E)      

                            ┃         
                            ┃            

                        
女休息室(S)                  


━━━━━━━━━━━━━━━━━━━━━━━━━━
SJ━━━
>
s
你满怀伤痛恼怒,难以发泄,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悄悄起身,决意去打都大锦一顿出口气。
你怕大师兄、四师兄干预,不敢发出声息,将到大厅时,只见大厅上一人背负着双手,不停步地走来走去。

你见大厅中这人身长背厚,步履凝重,正是师父。
武当大厅
武当大厅
> 【谣言】某人:听说青梅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个锦盒
sleep
这里不是你能睡的地方!
>
只见张三丰走了一会,仰视庭除,忽然伸出右手,在空中一笔一划的写起字来。

张三丰文武兼资,吟诗写字,弟子们司空见惯,也不以为异。

你顺着他手指的笔划瞧去,原来写的是“丧乱”两字,连写了几遍,跟着又写“荼毒”两字。

你心中一动:“师父是在空临‘丧乱帖’。”

这时你躲在柱后见师父以手指临空连书“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这十八个字。

一笔一划之中充满了拂郁悲愤之气,登时领悟了王羲之当年书写这“丧乱帖”时的心情。

王羲之是东晋时人,其时中原板荡,沦于异族,王谢高门,南下避寇,于丧乱之余,

先人坟墓惨遭毒手,自是说不出满腔伤痛,这股深沉的心情,尽数隐藏在“丧乱帖”中。

此时你身遭师兄存亡莫测的大祸,方懂得了“丧乱”两字、“荼毒”两字、“追惟酷甚”四字。

张三丰写了几遍,长长叹了口气,步到中庭,沉吟半晌,伸出手指,又写起字来。这一次写的字体又自不同。

你顺着师父的手指走势看去,但看第一字是个“武”字,第二个写了个“林”字,一路写下来,共是二十四字。

正是适才提到过的那几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你暗暗猜想,师父定是琢磨这二十四个字中所含的深意,来推想俞师哥因何受伤。

只见张三丰写了一遍又是一遍,那二十四个字翻来覆去的书写,笔划越来越长,手势却越来越慢。

到后来纵横开阖,宛如施展拳脚一般。

你凝神观看,心下又惊又喜,师父所写的二十四个字合在一起,分明是套极高明的武功。

每一字包含数招,便有数般变化。“龙”字和“锋”字笔划甚多,“刀”字和“下”字笔划甚少。

但笔划多的不觉其繁,笔划少的不见其陋,其缩也凝重,似尺蠖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狡兔之脱。

淋漓酣畅,雄浑刚健,俊逸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

你于目眩神驰之际,随即潜心记忆。。

这二十四个字中共有两个“不”字,两个“天”字。

但两字写来形同而意不同,气似而神不似,变化之妙,又是另具一功。

张三丰寿诞之日,遭此大变,情之所至,将这二十四个字演为一套武功。

这一套拳法,张三丰一遍又一遍的翻覆演展,足足打了两个多时辰。

待到月涌中天,他长啸一声,右掌直划下来,当真是星剑光芒。

如矢应机,霆不暇发,电不及飞,这一直乃是“锋”字的最后一笔。”

张三丰仰天遥望,说道:“徒儿,这一路书法如何?”。

你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己躲在柱后,师父虽不回头,却早知道了。”

你当即走到厅口,说道:“弟子得窥师父绝艺,真是大饱眼福。我去叫大师哥他们出来一齐瞻仰,好么?”

张三丰摇头道:“我兴致已尽,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远桥、松溪他们不懂书法,便是看了,也领悟不多。”

张三丰袍袖一挥,说道:你也下去吧。说罢进了内堂。
【你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书剑 笑傲江湖 ( 京ICP备20008026 )

GMT+8, 2024-7-18 20:08 , Processed in 0.06371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