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 笑傲江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3|回复: 0

射雕英雄传story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

回帖

10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5
发表于 2020-10-14 17: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aliuwei 于 2020-10-15 16:59 编辑

杨家枪---《射雕英雄传》之第一章节《风雪惊变》
1、杨铁心处           askk yang about 喝酒
2、郭啸天处           askk guo about 喝酒
3、牛家村小酒店       hejiu; 等丘处机杀掉金兵后  chakan 包裹
4、杨铁心处继续喝酒   tongyin yes(会晕倒)
5、苏醒后去西边村口   quanzu 宋兵
6、杀死宋兵后去郭啸天 askk guo about 救援
7、去杨铁心处杀掉3个金兵(有点危险),然后s;n刷新一下完成情节。(24小时候可进行第二章)


射雕英雄传 第二章
1 丘处机 ask qiu about 风雪惊变 ask qiu about 救人\n
2 杭州兵营大门 l mugan;pa mugan 杀死一个金兵(晚上才可以)\n
3 苏州打铁铺 ask tie jiang about 铁锄\n
4 苏州西湖边 mai 郭啸天首级\n
5 杭州兵营大门 han 段天德,s;ask zhihuishi about 段天德;zhua duan\n
6 净慈寺 ask dashi about 段天德\n
7 法华寺 ask dashi about 段天德;ju 铜缸\n
8 嘉兴烟雨楼drop tong gang;ask pao tang about 铜缸装酒;get tong gang;up;ask dashi about 我已经到了;ask dashi about 评理
get tong gang;jing jiu;jing 柯镇恶;jing 韩小莹;jing 韩宝驹;jing 全金发;jing 南希仁;jing 张阿生;jing 朱聪
doujiu 江南七怪
              战斗 5金兵(很危险,带足护具、宝药)
9 法华寺 zhuang zhong ,打赢江南七怪;dadu 江南七怪\n
七怪都不能死(20M左右普通攻击也会打死人),这步最难


杨家小屋 -
askk yang about 喝酒
你向杨铁心打听有关『喝酒』的消息。



郭家小屋 -
    这是一座废弃已久的民房,家具摆设一应俱全,只是都附着一层灰土。屋
子中间是一张小桌,桌上的杯碗还都没有撤去,看来主人去的很匆忙。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south。
  「郭靖之父」郭啸天(Guo xiaotian)

> askk guo about 喝酒
你向郭啸天打听有关『喝酒』的消息。
郭啸天说道:「无法风,既然杨老弟托你来找我喝酒,那你就先去哪儿,我和杨老弟一会到!」
郭啸天对你说道:天寒地冻,喝点酒可以暖和暖和!


> 你闪身进入了这家小酒馆,向四周大量一下,只有一张桌子和四张长凳,一旁的酒店老板曲三正在忙碌着。
你在桌子上座下来,对曲三说道,“店家,来几壶上好的米酒”。
小酒店 - north
  欧阳世家少庄主「玉面蛇心」欧阳克(Ouyang ke)
  傻姑(Sha gu)
  曲三(Qu san)

外面大雪纷飞,天寒地冻,你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正在四处打量之际。
不多会,忽听外面两个爽朗的声音传来,郭大哥,来,一起喝酒!

hejiu
你端起酒杯对杨铁心和郭啸天说道,“今日在此小酒店中偶遇二位英雄,实乃是在下荣幸至极”!
你说道,“天寒地冻,我敬二位一杯”!
这时杨铁心忽然说道,“郭大哥你看,前面那个道人武功不俗”!
郭啸天说道,“这世道比较乱,也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远观此人面带杀气,还是小心为妙”!
杨铁心说道,“要是坏蛋,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不成?”!

你向远处一看,狂风呼啸之间,远远来了一个道人!


你那道人正在和一名黑衣人斗战!
郭啸天说道,“还真是一位高手,你看他行走之际,地上只留下浅浅的一层脚印,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踏雪无痕”?
杨铁心对那个道人说道,“天寒地冻,这位道长可否一起喝一杯”?
哪里料想,这道人也是爽快之人,当即将手中的包裹往桌子上一放,面带杀气道,“喝就喝,难道我还怕了

你们人多不成?”
内子和弟媳快要生了,这节骨眼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丘处机会出手打死金兵)

金兵「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chakan 包裹

你见那个道人仍在桌子上的包裹甚是好奇,仔细一看,好像是一个人头,外面正渗出丝丝殷红血迹!
杨铁心和郭啸天也发现这个包裹的异常,对那个道人喝道,“道长包裹中是什么东西”?
杨铁心对那个道人说道,“哼,果然是一丘之貉,奸贼,纳命来吧!”?

(丘处机和郭、杨较量)

丘处机忽然喝道,“停!”,然后对杨铁心说道,“你所使用的是杨家枪法,难道是杨家后人不成?”
杨铁心眼见是一场误会,急忙介绍道,“在下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我乃是岳元帅账下大将杨再兴后人杨铁心是也”
杨铁心然后指了指郭啸天绍道,“这位是我结义兄弟,梁山好汉郭胜后人郭啸天,乃是在下大哥”
杨铁心问道,“看道长乃是全真剑法的套路,为何做如此杀人越货的勾当?”
丘处机恍然大悟,知道此事存在重大误会,于是解释道,“此人乃是金国间隙,被我一路追杀至此,他还有

个同伙,已经被我所伤,追踪至此?”
众人恍然大悟,知道是一场误会,方才的交手,不由地彼此间惺惺相惜,又开始喝起酒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彼此间英雄惜英雄
在杨铁心和郭啸天的盛情邀请下,决定到杨铁心家中继续喝酒!




> 杨铁心眼见你进来,哈哈大笑,对你说道,“等您好久了,多谢这位英雄的美酒,来,请上座!”
杨家小屋 - north、south
  「郭靖之父」郭啸天(Guo xiaotian)
  全真七子之二「长春子」丘处机(Qiu chuji)
  「杨家枪传人」杨铁心(Yang tiexin)
>
众人喝着酒,彼此性情相投,不知不觉间都喝的差不都了!

杨铁心此时说道:“我和郭大哥的浑家都已怀孕,丘道长文采斐然,要不替我们倆孩子起个名字如何”?

丘处机沉吟了下说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我看就叫杨康和郭靖如何”?

杨铁心说道:“若是两男孩,就结拜为兄弟,若是女孩为姐妹,男女就是夫妻”?

丘处机说道:“正好我近日得到两柄匕首,作为二位兄弟子嗣的纪念物,也是老道我的一番心意”?

丘处机从口袋里掏出两柄匕首,运功在剑上刻下“郭靖”和“杨康”字样,分赠给杨铁心和郭啸天?

这一提议,众人都是觉得兴奋,朦胧间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杨铁心提议道,“今日大雪纷纷,我们借此美景何不痛饮一番,也不枉了这大好的时光”!

你愿意接受杨铁心的痛饮(tongyin yes||no)建议么?请注意,只有一次选择机会!



tongyin yes

杨铁心喊道,“惜弱!上酒!”
在此期间,你发现杨铁心的夫人包惜弱上酒的时间有点久!

到目前为止已经喝了零碗酒,彼此间越聊越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在此提议下,众人一番痛饮,你心细如发,不经意间发现杨铁心夫人包惜弱期间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她回来时脸色稍微有些慌乱!

几杯酒下肚后,你酒量很浅,嘴里说着“干!干!”,逐渐昏睡过去!

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听见远处西面村口处传来阵阵马蹄的声音!

你只觉得头昏脑胀,眼前一黑,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股暖流发自丹田流向全身,慢慢地你又恢复了知觉……





> 这时,你只见村中涌入一大群士兵,正在到处烧杀抢掠!
你眼见现场惨烈,意图劝阻(quanzu)!
村口 - east、northwest
  宋兵(Song bing)
> quanzu 宋兵
你狭义心肠陡起,试图劝阻这种残暴的行为!但是这些宋兵根本不理睬你。


你只感觉这金兵甲行事为何如此卑鄙,居然不分青红皂白杀人,不由火气暴涨,立刻对金兵发动攻击。
看起来宋兵想杀死你!

宋兵「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你刚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宋兵杀死,忽听得杨家小院传来杨铁心的怒吼声!
你忽然意识道,“这一定是一场阴谋,需要赶紧过去救人要紧”!
你心想,“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道长虽然不在了,需喊上郭大哥一起出手”!

> 郭家小屋 - south
  「郭靖之父」郭啸天(Guo xiaotian)
> askk guo about 救援
你向郭啸天打听有关『救援』的消息。
郭啸天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趴在你的肩膀上放声大哭起来。
郭啸天说道:「昨日我和义弟救援一位被金兵追杀的道士,没想到今日却来有金兵来抓我们,
这位大侠请赶快去我义弟家解救我义弟杨铁心吧,我准备下武器随后就到。」

> 只听得众兵丁齐声叫喊:“捉拿反贼,莫让反贼逃了!””
忽听一名宋兵武将在哪儿高声叫道:“郭啸天、杨铁心两名反贼,快快出来受缚纳命。”

你不由感到十分好奇,你停了下来,静静倾听。

前院 - north、south
>
你听到杨铁心低说道:“官家不知为了何事,竟来污害良民。跟官府是辩不清楚的,咱们只好逃命。
但你别慌,凭我这杆枪,定能保你冲出重围。”
杨铁心怒气填膺,开门走出,大声喝道:“我就是杨铁心!你们干甚么?”两名兵丁吓了一跳,丢下火把转身退开。”
火光中一名武官拍马走近,叫道:“好,你是杨铁心,跟我见官去。拿下了!”四五名兵丁一拥而上。杨铁心倒转枪来,
一招“白虹经天”,把三名兵丁扫倒在地,又是一招“春雷震怒”,枪柄跳起一兵,惯入了人堆,喝道:“

要拿人,先得说说我犯了甚么罪。”

金兵突然看见你你冲进来,全体一愣,突然一个金兵甲说道:“敢挡大爷捉拿要犯,给我杀了。”
看起来金兵想杀死你!
看起来金兵想杀死你!
看起来金兵想杀死你!
杨家小屋 - north、south
  三位金兵(Jin bing) <战斗中>
  「杨家枪传人」杨铁心(Yang tiexin)

金兵「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s
你现在不忙。
> 前院 - north、south
> halt
n
你现在不忙。
> 杨家小屋 - north、south
  三具金兵的尸体(Corpse)
  「杨家枪传人」杨铁心(Yang tiexin)
>
你突然发现后院栅栏处站着一个人,正是杨铁心,他弯腰鞠躬对你说道:“感谢这位大侠出手援助。”

杨铁心说道:“这场飞来横祸,始料不及,但我的妻子和郭大嫂下落不明。我将外出寻找。”

杨铁心说道:“这此地也非久留之地,大侠请自便。”
恭喜你,于辛丑年三月十一日戌时三刻完成《射雕英雄传》之第一章节《风雪惊变》正线的故事情节!
经过不懈努力和浴血奋战,你成功帮助杨铁心脱险,杨铁心对你颇有好感!
但令人遗憾的是包惜弱和李萍为敌人所掳走!尚待你去营救。

你于辛丑年三月十一日戌时三刻解开射雕英雄传风雪惊变篇,获得6点最大内力、1395点经验奖励、204点声望。




杨家枪---《射雕英雄传》之第二章节《江南七怪》


老君殿 -
    这里是供奉太上老君的大殿。殿中塑着老君的塑像,老君
骑在青牛上,正临云而去。两旁塑着两个童子,栩栩如生。殿
中的地都是以青砖一块块的铺成,打扫得一尘不染。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north、south 和 west。
  全真七子之四「长春子」丘处机(Qiu chuji)
  粗绳子(Cu shengzi)

> ask qiu about 风雪惊变
你向丘处机打听有关『风雪惊变』的消息。
你将先前牛家村发生一些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丘处机听,丘处机大为震惊!
丘处机很生气地撅了撅嘴。
丘处机说道:「居然有这种事?」
丘处机说道:「那么杨贤弟和郭贤弟一家岂不是因为贫道而受到牵连么?」
丘处机说道:「不行,我必须要去找到郭贤弟的夫人和杨贤弟的夫人包惜弱,否则我心难安!」
丘处机说道:「你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么?我也好有个追查的线索!」
丘处机说道:「虽刀山火海必不辞也!」
>


ask qiu about 救人
你向丘处机打听有关『救人』的消息。
你告诉丘处机,此时怀疑是当地官兵所为,至于为何特意围剿牛家村,着实令人不解!
而且杨铁心、包惜弱虽下落不明,但李萍却为这段天德所掳走,据说有人看到在杭州兵营一带出现!
丘处机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丘处机说道:「既然杨兄弟和包惜弱没见到尸体,那说明他们没有被害!」
丘处机说道:「我马上去救援他们二人,免得再遭毒手,我去寻找杨贤弟和其夫人!」
丘处机说道:「你先去杭州兵营一带打探查看,看到底是何原因发生这起冤案!?」
丘处机说道:「朝廷命官居然随便杀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 兵营大门 -
    你正站在兵营的门口,面对着一排简陋的营房,可以看到穿着制服
的官兵正在操练,不时地传来呐喊声。老百姓是不允许在此观看的,你
最好赶快走开。兵营大门竖立一个木杆(mugan),上面挂满了反贼的首级
下面占满了守卫士兵,戒备森严。
  这是一个盛夏的清晨,太阳刚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 和 south。


l mugan

你抬头看去,赫然发现木杆上正挂着郭啸天的首级!
数日前一起喝酒的景象历历在目,但此刻却人鬼殊途,你不觉悲从中来!
你恨不能马上爬到木杆上去抢了郭啸天的首级,但此地乃是军机大营之地,白天戒备森严,无法下手!
木杆上挂了很多首级,但此地戒备森严,只有到了晚上才有所松懈!

pa mugan
> 天气高远,空中白云悠悠,木杆下士兵戒备森严,根本无从下手!
看来你只有等夜间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有机会下手。

> (晚上才可以)
pa mugan
> 你顺着这个木杆爬上去,小心取下郭啸天的首级收好,并爬了下来!
忽听有人喊道,“谁,抓叛党!”
看起来大金国高手想杀死你!

大金国高手「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打铁铺 -
    这是一家简陋的打铁铺,中心摆着一个火炉,炉火把四周照得一片通红,
你一走进去就感到浑身火热。墙角堆满了已完工和未完工的菜刀、铁锤、铁
棍、匕首、盔甲等物。一位铁匠满头大汗挥舞着铁锤,专心致志地在打铁。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 askk jiang about 铁锄
你向铁匠打听有关『铁锄』的消息。
铁匠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铁匠说道:「这里正好有一把铁锄没什麽用,你要就拿去吧。」
铁匠给了你一把铁锄。



【你现在正处于杭州城】
                   白堤                        
                        ↖         
                           西湖边----岳王庙                                                  
西湖边 -
    杭州西湖山青水秀,碧波涟漪,湖光山色,相映成趣,泛舟湖上犹如镜
中行,漫步湖堤则如画中游。西湖之美令人陶醉。自古以来,人们常以艳、
娇、媚、秀、柔、嫩来形容她。宋代大诗人苏轼的“湖光潋滟晴方好,山色
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一诗把西湖明媚秀丽的景
色描绘的淋漓尽致。
  这是一个盛夏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 和 northwest。

> mai 郭啸天首级
你在西湖边挖了个坑将郭啸天的首级埋了下去,然后磕头拜别!
你长啸一声,抒发了心中的郁闷之情,暗自发誓,必杀段天德!
你大喊道,“段天德!我与你势不两立”



> 兵营大门 - north、south
  腐烂的男尸(Nan shi)
  四具官兵的尸体(Corpse)
> 腐烂的男尸被风吹干了,变成一具骸骨。
han 段天德
你心中一片坦荡,唯一剩下报仇一事,运起丹田气喝道,“段天德,你这狗贼,给我出来”!
喊了半天,段天德也没出来,你心中愤恨,决定硬闯!
> s
ask zhihuishi about 段天德
【你现在正处于杭州城】
                          兵营大门            
                             |     
                         第六指挥所            


第六指挥所 -
    这里是兵营,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官兵,有的在武将的指挥下列队操
练,有的独自在练功,有的坐着、躺着正在休息。南墙下坐着主帅,不
动声色地寻视着四周。看到你进来,他们全都向你包围了过来,形势看
来不太妙。
  这是一个盛夏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副指挥史(Fu zhihuishi)
  四位官兵(Guan bing)
> 你向副指挥史打听有关『段天德』的消息。
副指挥史说道:「啊,痛死了,别那么用力好不好?」
副指挥史说道:「方才我看到段大人从后面出去了!」
你看了眼这个副指挥史,见他一副猥琐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说谎,心中恨恨不已,骂道,“段天德这个狗贼”
副指挥史说道:「段天德这个狗贼确实不是东西!」
你心中惦记丘处机所言之事,刚想继续追问!这时忽然从这个副指挥史旁边窜出一道黑影,向你袭来
你和那个高手几下交手间你甚是差异,这显然不是中原武功,何时军中竟然隐藏如此高手?
看起来大金国高手想杀死你!

此时此人却在狂喊,“抓住反贼,重重有赏”,一边喊着,一边抓起身边的一个士兵就往外跑去?

你忽听那个士兵竟然发出女声,依稀有李萍的容貌,顿时心中雪亮,哪里还不知道这副指挥史就是段天德这狗贼?

你知道,只有抓住这个狗贼才能知道李萍的安危?
段天德说道:「杀人啦!」
(杀死官兵和高手)
> zhua duan
段天德心中大惊,急忙抓其周围的士兵推向你,试图阻挡片刻!

你仔细辨认,发现这段天德去的方向似乎是杭州净慈寺的方向?





> 你刚进门就听到里面似乎有女声,且听的有人很是不情愿地说道,“你根本不是那道人的对手”

但你毕竟是我的侄儿,我这儿有书信一封,你去嘉兴华法寺找我师弟焦木大师,让他暂时收留你,躲一躲也好!
【你现在正处于杭州城】
                 西湖边                        
                        ↖         
                           净慈寺            
                                  ↘
                                     玉皇山
净慈寺 -
    净慈寺有前,中,後三殿,以中间的大雄宝殿最为壮观。大雄宝殿,外
观两层,黄色琉璃瓦屋顶,特别显的精美宏伟。寺廊的钟声在苍烟暮霭中回
荡,抑扬动听,这就是西湖十景之一“南屏晚钟”的来历。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west 和 southeast。
  净慈寺主持 枯木大师(Kumu dashi)
  二位游客(You ke)
ask dashi about 段天德
你向枯木大师打听有关『段天德』的消息。

你方才是隐约听到有女声,但并不确定,而枯木道长一味的抵赖不认,也是怒火万丈!

但找寻半天也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这时忽听隐约寺外传来女生愤怒的声音!“滚开”!

你急忙追了出去,见远处一辆马车向嘉兴方向疾驰而去!随即展开轻功追寻而去!
枯木大师说道:「这人真是蛮不讲理!」




你刚进门就听到里面似乎有女声,有些模糊,但不确认!

心中一横,决定硬闯,询问这老僧!
【你现在正处于嘉兴城】
                                     乡间小径
                                  ↗
                           法华寺                                                   
法华寺 -
    法华寺是靠近临安那附近的一座古刹,因主持焦木大师德高望重
此地香火极为旺盛,附近村民来此烧香许愿络绎不绝。门口摆放了一
个巨大的化纸铜缸(tonggang),同时门口竖立一个铜钟(zhong),以备
平时早课时敲响。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east。
  铜缸(Tong gang)
  法华寺主持 焦木大师(Jiaomu dashi)
> ask dashi about 段天德
你向焦木大师打听有关『段天德』的消息。

你方才是隐约听到有女声,但并不确定,而枯木道长一味的抵赖不认,也是怒火万丈!

这时候,就听枯木道长说道,“既然你一口咬定是我庙里藏着你要找的人,
那么午时你我到嘉兴烟雨楼,请江南七怪等武林人士现场做个见证如何?”

你心中愤恨,一心报仇,哪里晓得什么江南七怪,也不好将这个和尚给杀了,于是就答应下来。

你知道这和尚必定是邀请江南同道好手和自己对战,但自己又怕何来?有心立威,也好杀杀他们的士气!

你低头看到门口放置了一口化纸的大铜缸,评估了下自己应该能举起来!
焦木大师说道:「这人真是蛮不讲理!」
> ju 铜缸
你俯下身来,怒喝一声,运劲于臂,将那个盛满水的大铜缸举起来!
然后长啸一声,在众人惊愕的神情中,飘然而去!




> 你将手中的铜缸往地上一放,顿时地动山摇!
你对店小二喝道,“小二,将这铜缸的给我装满了酒,我要招待今天的客人”
【你现在正处于嘉兴城】
                            南湖               
                             |     
                           烟雨楼                                                              
烟雨楼 -
    烟雨楼建在嘉兴的风景圣地南湖中央的一个小岛上,湖面终年不断的水气
把它笼罩得迷迷蒙蒙的。经常有文人墨客到这里游玩,凭栏远眺,观赏嘉兴的
湖光山色。
  这是一个盛夏的正午,太阳高挂在你的头顶正上方。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 和 up。
  跑堂(Pao tang)
> 跑堂说道:「我的神啊,这么大的一口铜缸,您居然直接这么举着!」
跑堂双手抱拳,讨好地对你说道:“在下对壮士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跑堂说道:「赶紧放下来,先歇歇!!」

drop tong gang
你丢下一个铜缸。
> ask pao tang about 铜缸装酒
你向跑堂打听有关『铜缸装酒』的消息。
跑堂的答应着,立即将这个大铜缸装满了酒,你随手甩了一个银锭给跑堂的算作酬谢!
跑堂说道:「多谢赏钱」
> get tong gang
你捡起一个铜缸。
> up
你单手举装满了酒水的铜缸,举步轻松,登上二楼,踩得木梯咯吱咯吱的乱响!

你将那个大铜缸往二楼一顿,又压得地板严重变形!

你吓得二楼的部分食客拼命往楼下跑去!
【你现在正处于嘉兴城】
                         烟雨楼二楼--贵宾房   
                             〓     
                          烟雨楼            
烟雨楼二楼 -
    站在二楼,登高远望,湖面终年不断的水气把它笼罩得迷迷蒙蒙的。
经常有文人墨客到这里游玩,凭栏远眺,观赏嘉兴的湖光山色。店小二正
在忙碌着。楼内有不少侠客,彼此间好像在谈论什么事,神情有些紧张。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down 和 east。
  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Ke zhene)
  铜缸(Tong gang)
  法华寺主持 焦木大师(Jiaomu dashi)
ask dashi about 我已经到了
你向焦木大师打听有关『我已经到了』的消息。
焦木大师说道:「施主,别强势压人,放下也是一种慈悲!」
焦木大师说道:「稍等片刻,我请了江南同道一起做个见证!」
焦木大师说道:「阿弥陀佛!」


突然间前面蹄声急促,一骑马急奔而来。市街本不宽敞,加之行人拥挤,街旁又摆满了卖物的摊突然间前面蹄声急促,一骑马急奔而来。市街本不宽敞,加之行人拥挤,街旁又摆满了卖物的摊头担子
如何可以驰马?你忙向街边一闪,转眼之间,见一匹黄马从人丛中直窜出来。那马神骏异常
身高膘肥,竟是一匹罕见的良马。那马如此神骏,骑马之人却是个又矮又胖的猥琐汉子,乘在马上犹如
个大肉团一般。此人手短足短,没有脖子,一个头大的出奇,却又缩在双肩之中。说也奇怪,那马在人堆
里发足急奔,却不碰到一人、亦不踢翻一物,只见它出蹄轻盈,纵跃自如,跳过瓷器堆,跨过青菜担,每每
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让而过,闹市疾奔,竟与旷野驰骋无异。


那矮胖子转身入内,手一扬,当的一声,将一大锭银子掷在柜上,说道:“给开三桌上等酒菜,两桌荤的,
一桌素的。”掌柜的笑道:“是啦,韩三爷。今儿有松江来的四鳃鲈鱼,下酒再好没有。这银子您韩三爷先收着,
慢慢再算。”矮胖子白眼一翻,怪声喝道:“怎么?喝酒不用钱?你当韩三爷是光棍混混,吃白食的么?”掌柜笑
嘻嘻的也不以为忤,大声叫道:“伙计们,加把劲给韩三爷整治酒菜哪!”众伙计里里外外一叠连声的答应。


忽见湖心中一叶渔舟如飞般划来。这渔舟船身狭长,船头高高翘起,船舷上停了两排捉鱼的水鸟。
你初时也不在意,但转眼之间,只见那渔舟已赶过了远在前头的小船,竟是快得出奇。
片刻间渔舟渐近,见舟中坐着一人,舟尾划桨的穿了一身蓑衣,却是个女子。

只见她又是数扳,渔舟已近酒楼,日光照在桨上,亮晃晃的原来是一柄铜铸的铜桨。那渔女把渔舟系在
酒楼下石级旁的木桩上,轻跃登岸。坐在船舱里的汉子挑了一担粗柴,也跟着上来。两人迳上酒楼。渔女
向那矮胖子叫了声:“三哥!”在他身旁坐了下来。矮胖子道:“四弟、七妹,你们来得早!”


两人刚坐定,楼下脚步声响,上来两人。那渔女叫道:“五哥、六哥,你们一齐来啦。”前面
一人身材魁梧,少说也有二百五六十斤,围着一条长围裙,全身油腻,敞开衣襟,露出毛茸
茸的胸膛,袖子卷得高高的,手臂上全是寸许长的黑毛,腰间皮带上插着柄尺来长的尖刀。
瞧模样是个杀猪宰羊的屠夫。后面那人五短身材,头戴小毡帽,白净面皮,手里提了一杆秤
一个竹篓,似是个小商贩。你暗暗称奇:“瞧头上三人都是身有武功之人,怎么这两个
市井小人却又跟他们兄弟相称?”


忽听街上传来一阵登登登之声,似是铁物敲击石板,跟着敲击声响上楼梯,上来一个衣衫褴
褛的瞎子,右手握着一根粗大的铁杖。只见他四十来岁年纪,尖嘴削腮,脸色灰扑扑地,颇有
凶恶之态。坐在桌边的五人都站了起来,齐叫:“大哥。”渔女在一张椅子上轻轻一拍,道:
“大哥,你座位在这里。”那瞎子道:“好。二弟还没来么?”那屠夫模样的人道:“二哥已到了
嘉兴,这会也该来啦。”渔女笑道:“这不是来了吗?”只听的楼梯上一阵踢踏踢踏拖鞋皮声响。

ask dashi about 评理
你向焦木大师打听有关『评理』的消息。


你说道:“在下和焦木大师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只要他交出两个人来,改日我自会到法华禅寺负荆请罪。”
柯镇恶道:“交出什么人来?”,你说道:“在下有两个朋友,受了官府和金兵的陷害,不幸死于非命。他们
遗下的寡妇孤苦无依。柯大侠,你们说在下该不该理?” 只听柯镇恶道:“别说是道长朋友的遗孀,就是素
不相识之人,咱们既然知道了,也当量力照顾,那是义不容辞之事。”你大声道:“是呀!我就是要焦木大师
交出两个身世可怜的女子来;他是出家人,却何以将两个寡妇收在寺里,定是不肯交出?七位是侠义之人,
请评评这道理看!”

焦木大师说道:「你……你……胡言乱道……胡言……!」

你听的焦木大师如此辩解,心中大怒,心情激荡之下,将手中举着的铜缸推向焦木大师!

站在楼头看热闹的人吓得魂飞天外,你推我拥,一连串的骨碌碌滚下楼去。

笑弥陀张阿生估量这铜缸虽重,自己尽可接得住,当下抢上一步,运气双臂,叫一声:“好!”
待铜缸飞到,双臂一沉,托住缸底,肩背肌肉坟起,竟自把铜缸接住了,双臂向上一挺,将铜缸
高举过顶。但他脚下使力太巨,喀喇一声,左足在楼板上踏穿了一个洞,楼下众人又大叫起来。
张阿生上前两步,双臂微曲,一招“推窗送月”,将铜缸向你掷去。

你伸手接过这个铜缸,赞叹道,“江南七怪果然名不虚传”!
你见双方僵持不下,彼此不认账,不动手是不可能了,于是朗声笑道,“既然各位英雄在场”
咱们就先认识下,我依次给各位英雄敬酒,喝完了咱们手脚上见真章!

江南七怪俱都点头赞同!
焦木大师说道:「阿弥陀佛!」
>
jing jiu;jing 柯镇恶;jing 韩小莹;jing 韩宝驹;jing 全金发;jing 南希仁;jing 张阿生;jing 朱聪

当前你在嘉兴烟雨楼已经敬酒的大侠为:
柯镇恶
朱聪
韩宝驹
南希仁
张阿生
全金发
韩小莹


doujiu 江南七怪

你说道:“江南七侠果然名不虚传!个个武功高强,贫道甚是佩服。冲着七位的面子,
在下再不跟这焦木和尚为难,只要他交出那两个女子,就此既往不咎。”


柯镇恶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位焦木大师数十年清修,乃是有道的高僧,我们素来
敬佩。法华寺也是嘉兴府有名的佛门胜地,怎么会私藏良家妇女?”你说道:“天下之大,
尽有欺世盗名之辈。”韩宝驹怒道:“如此说来,道长是不信我们的话了?”你道:“我宁可信
自己的眼睛。”韩宝驹道:“道长要待怎样?”他身子虽短,但话声响亮,说来自有一股威猛之气。


你道:“此事本来与七位无关,既然横加插手,必然自持技艺过人。贫道不才,只好和七位见个
高下,若是不敌,听凭各位如何了断便了。”柯镇恶道:“道长既然一意如此,就请划下道儿来罢。”



你微一沉吟,说道:“我和各位向无仇怨,久仰江南七侠也是英侠之士,动刀动拳,不免伤了和气。
这样罢。”大声叫道:“酒保,拿十四个大碗来!”你命他把大碗都到缸中陷满了酒,在楼上排成两列,
向江南七怪说道:“贫道和各位斗斗酒量。各位共喝七碗,贫道一人喝七碗,喝道分出胜负为止。好不好?”


越女剑韩小莹虽是女子,生性却是十分豪爽,当下亢声说道:“好,先比了酒量再说。这般小瞧我们
七兄弟的,小妹倒是第一次遇上。”说着端起一碗酒来,骨都古都的便喝了下去。她这碗酒喝得急了,
顷刻之间,雪白的脸颊上,泛上了桃红。你道:“韩姑娘真是女中丈夫。大家请罢!”七怪中其余六人各
自举碗喝了。丘处机碗到酒干,顷刻间连尽七碗,每一碗都只咕的一声,便自口入肚,在喉咙间竟然不稍停留。
酒保兴高采烈,大声叫好,忙又装满十四碗。八人又都喝了,喝到第三个十四碗时,韩小莹毕竟量窄,喝得半碗,
右手微微发颤。张阿生接过她手中半碗酒来,道:“七妹,我代你喝了。”韩小莹道:“道长,这可不可以?”
你说道“行,谁喝都是一样。”再喝一轮,全金发也败了下去。

(杀掉5个金兵,很危险)

> zhuang zhong

你正托着铜缸,正在敲撞大殿上悬着的那口铁钟,数击之下,铜缸已出现了裂口。


江南七怪不知你本来也非如此一味蛮不讲理之人,只因他连日追寻段天德不得,
怒火与日俱增,更将平素憎恨金兵之情,尽皆加在一起。七怪却道他恃艺欺人,决意
跟他大拚一场。你威名越盛,七怪越是不肯忍让,倘若你只是个无名之辈,反而易于分说了。

(打晕七怪,不能打死。)


> dadu 江南七怪
你坐了下来,道:“我这个法子,时候是拖得长些,可是赌的却是真功夫真本事,并非单拚一时的血气之勇。
刀剑拳脚上争先决胜,凡是学武的个个都会。咱们都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决不能再像后生小子们那样不成器。”
江南七怪都想:“不用刀剑拳脚决胜负,又用甚么怪法子?难道再来比喝酒?”你昂然道:“咱们来个大比赛,我
一人对你们七位,不但比武功,还得斗恒心毅力,斗智巧计谋,这一场大比拚下来,要看到得头来,到底谁是真
英雄真豪杰。”这番话只听得江南七怪个个血脉贲张。

你道:“推本溯源,咱们误打误伤,是为了拯救忠义的后代而起,那么这件事还得归结在这上面。”于是把如何结识
郭杨二人、如何追赶段天德的经过说了。江南七怪听在耳中,不住口的痛骂金人暴虐,朝廷官吏无耻。你述毕,
说道:“那段天德带出去的,便是郭啸天的妻子李氏,除了柯大哥与韩家兄妹,另外四位都见到他们了。”柯镇恶道:
“我记得她的声音,永世不会忘记。”你道:“很好。至于杨铁心的妻子包氏,却不知落在何方。那包氏贫道曾经见过,
各位却不认得。贫道与各位赌的就是这回事。因此法子是这样……”韩小莹抢着道:“我们七人去救李氏,你去救包氏,
谁先成功谁胜,是不是?”
柯镇恶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你道:“过得一十八年,孩子们都十八岁了,咱们再在嘉兴府醉仙楼头相会,大邀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欢宴一场。
酒酣耳热之余,让两个孩子比试武艺,瞧是贫道的徒弟高明呢,还是七侠的徒弟了得?”江南七怪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你又道:“要是七位亲自与贫道比试,就算再胜一场,也不过是以多赢少,也没甚么光彩。待得我把全身本事教给了一人,
七位也将艺业传给一人。让他二人一对一的比拚,那时如果贫道的徒弟得胜,七侠可非得心服口服不可。”


柯镇恶豪气充塞胸臆,铁杖重重在地下一顿,叫道:“好,咱们赌了。”


恭喜你,终于完成《射雕英雄传》之《江南七怪》章节!


敬请期待下一章节《大漠风沙》的精彩情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书剑 笑傲江湖 ( 京ICP备20008026 )

GMT+8, 2024-3-3 03:01 , Processed in 0.0536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