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 笑傲江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31|回复: 2

旧版《连城诀》一、二步解密

[复制链接]

256

主题

277

回帖

25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98
发表于 2020-11-23 11: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uosi 于 2021-2-17 14:04 编辑



《神照经》是金庸武侠小说《连城诀》中的武功秘籍,是武林之中最高深的内功,练成「神照功」,天下无对手。


  《神照经》本为武林名宿「铁骨墨萼」梅念笙所有,梅念笙见丁典为人善良,便将《神照经》传给丁典。


   由于丁典先天超高的悟性,在没有师傅教习的情况下将「神照功」练至顶端。


   练成「神照功」之后的丁典已经是独步武林,天下无敌,由此可见《神照经》为《连城诀》中最高深的内功。


  第一步:


  1、扬州个园拿到野菊花;2、野菊花交到小菊友得到铜钥匙(个园#2 e);


  前两步做完后,开始正式流程;


  到凌退思处;


> k ling


你对着凌退思吼道:「臭贼!你记好大爷我的名字,死后到阴司去告我一状吧!!」


看起来凌退思想杀死你!
>
你绕着凌退思快速游走,使出「遍野荷香」手掌如穿花蝴蝶般上下飞舞,罩向凌退思的左脸!
结果一击命中,凌退思的伤处登时肿了一块老高!
( 凌退思受了几处伤,不过似乎并不碍事。 )


凌退思往你的小腹狠狠地踢了一脚!
l


你绕着凌退思快速游走,使出「遍野荷香」手掌如穿花蝴蝶般上下飞舞,罩向凌退思的右耳!
结果「砰」地一声,凌退思退了两步!
( 凌退思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凌退思往你的右脚一抓!
后院 -
  这里是翰林府的后院。院子里种了不少的各种奇花异草,尤以
各色菊花为多。北面有一扇门(men)。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south。
 翰林 凌退思(Ling tuisi) <战斗中>
>
你绕着凌退思快速游走,使出「遍野荷香」手掌如穿花蝴蝶般上下飞舞,罩向凌退思的右耳!
结果一击命中,凌退思闷哼了一声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 凌退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凌退思挥拳攻击你的右臂!


你使出「双莲争艳」,双掌飞快舞动,将凌退思圈在掌风之内,在眼花缭乱间骤然拍出!
结果对凌退思造成颇为严重的劈伤!
( 凌退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凌退思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i


你绕着凌退思快速游走,使出「遍野荷香」手掌如穿花蝴蝶般上下飞舞,罩向凌退思的胸口!
结果这一下「砰」地一声打得凌退思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
( 凌退思受伤过重,已经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断气。 )


凌退思「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 kai men
你那起铜钥匙打开房门,可是钥匙却断了。
> n
闺房 - south、west
 凌霜华(Ling shuanghua)
> 凌霜华对你道了个万福。
凌霜华说道:「这位小兄弟是来看菊花的吧?不知道爹爹在花园里种了什么,人一进去就会被熏死的,你还是请回吧。」
ask ling about 丁典
你向凌霜华打听有关『丁典』的消息。
凌霜华说道:「啊!你是丁大哥的朋友啊!家父在花园里中了剧毒的金波旬花,你进去后屏住呼吸就可以了。」
> w
get all
花园 - east
 绿菊花(Lu juhua)
> e
你捡起一朵绿菊花。
Ok。
> 闺房 - south、west
 凌霜华(Ling shuanghua)
> 凌霜华对你道了个万福。
凌霜华说道:「这位小兄弟是来看菊花的吧?不知道爹爹在花园里种了什么,人一进去就会被熏死的,你还是请回吧。」

注意:拿到绿菊花后千万不要在进入花园了,会中毒,立刻毙命。。。。。。。

然后到丁典处;

> give ding all
丁典冲上前去,激动地紧紧握住你的双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丁典说道:「这位小兄弟是霜华派你来捎话的吧,嗨!我们可是苦命的鸳鸯。」
【谣言】某人:周浜弄到了一件乌蚕衣!
丁典递给你一件乌蚕衣。
丁典说道:「这位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件宝衣你拿去用吧。」
你给丁典一朵绿菊花。
Ok.
> ask ding about 狄云
你向丁典打听有关『狄云』的消息。
丁典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丁典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
丁典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丁典说道:「恩,小兄弟能送来绿菊花真的很感谢了。」
丁典对所有在场的人表示感谢。
丁典说道:「当年我的确认识一个叫狄云的好兄弟,只是出狱后听说被雪山派血刀老祖抓走了。」
丁典双眉紧锁,郁闷地左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右手下意识地往桌上一撑,竟将桌子震的粉碎。
丁典咬牙切齿地对着天空大叫:“贼老天!”
丁典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里问完后,就去雪山宝象哪里 ask bao xiang about 狄云;(直到问出“被我师傅抓去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的提示);

> ask bao about 狄云
你向宝象打听有关『狄云』的消息。
宝象深深地叹了口气。
宝象脸上露出气愤的神色。
宝象说道:「你说那个癞痢头阿三,被我师傅抓去了,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在去血刀老祖处 ask laozu about 狄云;(直到问出“被打到雪谷深沟去了,估计早就饿死了”这个提示)后,tiao down;就见到狄云了;

ask laozu about 狄云
你向血刀老祖打听有关『狄云』的消息。
血刀老祖披发仗剑,念起天魔大咒,四周荒野间顿时鬼哭狼嚎,天空上传来阵阵狞笑声:你们都给我死吧!
血刀老祖神色自傲地看着你。
血刀老祖挺了挺胸,神气地说:老子最厉害,你们没一个是我的对手。
血刀老祖说道:「他竟然和我作对,只能自讨苦吃,被我打到雪谷深沟去了,估计早就饿死了。」


> tiao down


你吸了一口气,涌身跃落,没入深雪,随即窜上,跃向谷边的岩石。
岩石
 狄云(Di yun)
> give di wucan yi
狄云对着你惊讶地「啊!」了一声。
狄云说道:「这位小兄弟应该是丁大哥的朋友吧。」
狄云冲上前去,激动地紧紧握住你的双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给狄云一件乌蚕衣获得部分经验奖励。
狄云说道:「这位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吧。」
你给狄云一件乌蚕衣。
> 突然,从旁边跳出一个人,举起右掌,往狄云身上击落。
你定眼一看,竟然是南四奇老二“中平枪”花铁干。
狄云远远对你叫道:「臭要饭的,大爷我在这给你把风,否则你给人乱刀分尸,没人报讯,未免死得太冤。」
狄云怒视着花铁干,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冷冷挤出三个字来:“鄙视你!!!”
你也怒视着花铁干,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冷冷挤出三个字来:“鄙视你!!!”


花铁干对着狄云冷笑道:小小鼠辈,也敢和我较量!


狄云对着花铁干吼道:「臭贼!你记好大爷我的名字,死后到阴司去告我一状吧!!」


战斗过程略。。。。这里很快,不用你出手,狄云会打跑花铁干;


花铁干嘿嘿叫了几声,嚷道:我先离开了。
狄云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狄云盘膝坐下,开始运功疗伤。
您的资料已经自动保存好了。

ask di about 戚长发
雪终于停了,空气凉丝丝的透着一股凉意,太阳出来了照的大地一片银白。
你向狄云打听有关『戚长发』的消息。
狄云说道:「那是我师傅。」
狄云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狄云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狄云说道:「我也不知道师傅现在在哪里!只是当年一场祸变,我至今也是莫名其妙!」

> ask di about 祸变
你向狄云打听有关『祸变』的消息。
狄云深深地叹了口气。
狄云说道:「我受了多年的冤屈,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当年万师伯大寿,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竟然和万师伯冲突起来,
师父要杀万师伯,更不知道怎么师傅竟然莫名失踪。后来他们更是冤枉我,关我进了监狱多年,后来我在丁大哥的
帮助下逃了出来。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在回想当年场景,就是搞不明白。」
狄云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狄云幸福地想着:“终于等到这一天啦,今天一定要。。。”忍不住泪水激动地流了满脸。
狄云说道:「我也不知道师傅现在在哪里!而且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也是问题!」

到这里,你soty看看,连城诀第一步就做完了,这个时候你就可以解密神照经或者躺尸剑法了,
只能二选一问,因为两个quest共cd,(建议先开神照经,因为躺尸剑法需要神照经的支持才有威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6

主题

277

回帖

25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98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3 11: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uosi 于 2021-2-17 14:04 编辑

  旧版《连城诀》第二步之武馆探秘:
24小时后武馆门口开始:

n
武馆前厅 - north、south
> n
武馆前院 - east、northup、south、west
 襄阳武馆七弟子 冯坦(Feng tan)
 狄云(Di yun)
 武馆花名册(Board) 「 8 张留言,8 张未读 」
> n
这个方向没有出路。
> nu
武馆大厅 - eastdown、enter、southdown、southeast、westdown
 襄阳武馆大弟子 鲁坤(Lu kun)
> ne
这个方向没有出路。
> se
物品房 - northwest
 襄阳武馆六弟子 吴坎(Wu kan)
> ask wu about 镐头
你向吴坎打听有关『镐头』的消息。
吴坎说道:「我就给你这把工具,小心保管,别弄丢了。」
吴坎交给你一把镐头。
> nw
武馆大厅 - eastdown、enter、southdown、southeast、westdown
 襄阳武馆大弟子 鲁坤(Lu kun)
> enter
走廊 - north、out
> n
走廊 - east、north、south
> n
冬暖阁 - south
 襄阳武馆馆主「五云手」万震山(Wan zhenshan)
> n
这个方向没有出路。
> ask wan about 狄云
你向万震山打听有关『狄云』的消息。
万震山脸上露出警惕的神色。
万震山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万震山哼了一声。
万震山说道:「恩,当年他师傅妄想刺杀我,而狄云更是和贱女桃红苟合,送他去监狱已经是优待他了。」
万震山「哈哈哈」大笑几声。
万震山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ask wan about 戚长发
你向万震山打听有关『戚长发』的消息。
万震山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万震山「哈哈哈」大笑几声。
万震山说道:「当年戚长发妄想刺杀我,幸亏我发现得及时。这些年,也不知道他哪里去了。」
万震山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万震山「哈哈哈」大笑几声。
你总感觉这话中有问题。你更发现万震山似乎眼神神经兮兮的。
万震山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s
走廊 - east、north、south
> s
走廊 - north、out
> out
武馆大厅 - eastdown、enter、southdown、southeast、westdown
 襄阳武馆大弟子 鲁坤(Lu kun)
> ed
东廊 - east、north、westup
> e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e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e
回廊 - east、west
> e
石径 - east、north、west
 二位男孩(Boy)
> e
文霞亭 - south、west
> s
假山 - north、south
> l
假山 -
  这里属于武馆的后花园,里面奇石嶙峋,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花花草
草有的也已经凋谢了。左首的一块假山上有一条缝隙(feng)大的可以藏下各
把人。南面小路就是通向竹林的,路前挂了一块牌子(paizi)。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星星眨着眼。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 和 south。
> l feng
一条黑乎乎的缝隙,好象可以钻(zuan)过去。
> l paizi
南面竹林危险,闲者莫入。
> zuan feng
你用力地往缝隙里钻,费力地穿过了缝隙。
假山
> move shi
你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推动大石头。

只见大石头慢慢地前移,你把大石头移开了!发现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 ee
密室 - out
> l
密室 -
  你眼前突然出现个地下密室,密室里很小,但摆放着一些石桌石椅,石几
石床,边上堆放着一些石制的器皿,都堆满了灰,看来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来过
了。正对你的一堵墙壁(wall)上好象刻着些什么。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 l wall
一整块墙上东划西划画了不少奇怪的符号(fuhao)。
> l fu hao
你要看什么?
> l fuhao
奇奇怪怪的符号,好象可以(lingwu)。
>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yun qi
yun jing
yun jingli
你现在气力充沛。
> lingwu fuhao
你深深吸了几口气,精神看起来好多了。
> 你现在精力充沛。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徘矫嫔系摹钙嬉旆丂拧棺聊チ艘换岫丂丂坪醵浴干裾站丂孤杂行牡谩丂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yun qi
yun jing
yun jingli
lingwu fuhao
你现在气力充沛。
> 你深深吸了几口气,精神看起来好多了。
> 你现在精力充沛。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的「神照经」进步了!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你对着墙面上的「奇异符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对「神照经」略有心得。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lingwu fuhao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lingwu fuhao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你的潜能没了,不能再进一步领悟了。
> yun qi
yun jing
yun jingli
你现在气力充沛。
> 你深深吸了几口气,精神看起来好多了。
> 你现在精力充沛。
> out
假山
> zuan feng
你转身用力地往缝隙里钻,费力地穿过了缝隙。

假山 - north、south
> l
假山 -
  这里属于武馆的后花园,里面奇石嶙峋,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花花草
草有的也已经凋谢了。左首的一块假山上有一条缝隙(feng)大的可以藏下各
把人。南面小路就是通向竹林的,路前挂了一块牌子(paizi)。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星星眨着眼。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north 和 south。
> n
文霞亭 - south、west
> w
石径 - east、north、west
 二位男孩(Boy)
>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木棉袈裟在武当山一带出现!
n
n
小径 - north、south
 二位丫环(Ya huan)
> n
后花园 - northeast、south
 丫环(Ya huan)
> 这个方向没有出路。
> ne
破祠堂 - southwest
 中年乞妇(Zhongnian qifu)
> ask qifu about 砌墙
你向中年乞妇打听有关『砌墙』的消息。
中年乞妇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中年乞妇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中年乞妇说道:「老爷晚上见鬼,拎着镐头,要砌墙,怎么怪得我?」
中年乞妇说道:「当年肯定是老爷亏心事做多了,又是杀害戚老头,又是陷害狄什么云。」
中年乞妇面露怯色,好像害怕什么。
中年乞妇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丂
> zuan dong

你萎在一个角落里,竟然找到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你慢慢探下身来,从洞口爬了进去。
后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l
后院 -
  这里落脚似乎是一个大院了,四周堆满了杂物,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远远
望去是馆主冬暖阁的窗口。只是四周墙壁似乎有些奇怪。东面墙总感觉像新砌
的一样;西面墙确是下面一小半陷落,似乎可以从洞口钻过去。
  这里没有任何明显的出路。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又抡起镐头将墙扒了一扒。
一会儿,你就累得满头大汗!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正累着呢。
> wa qiang

你将墙洞用力堆了几下,然后抡起镐头将墙扒了开来。

你竟然发现墙壁竟然内有中空。

看来,破祠堂的中年乞妇所说没错。万震山害死戚长发,嫁祸狄云。
只是,连城诀的秘密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 l
后院 -
  这里落脚似乎是一个大院了,四周堆满了杂物,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远远
望去是馆主冬暖阁的窗口。只是四周墙壁似乎有些奇怪。东面墙总感觉像新砌
的一样;西面墙确是下面一小半陷落,似乎可以从洞口钻过去。
  这里没有任何明显的出路。
> zuan dong

你慢慢探下身来,从洞口爬了进去。
破祠堂 - southwest
 中年乞妇(Zhongnian qifu)
> sw
后花园 - northeast、south
 丫环(Ya huan)
> s
小径 - north、south
 二位丫环(Ya huan)
> s
石径 - east、north、west
 二位男孩(Boy)
> w
回廊 - east、west
> w
w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w
东廊 - east、north、westup
> wu
武馆大厅 - eastdown、enter、southdown、southeast、westdown
 襄阳武馆大弟子 鲁坤(Lu kun)
> ee
走廊 - north、out
> n
走廊 - east、north、south
> e
东厢房 - east、west
 襄阳武馆三弟子 万圭(Wan gui)
> e
万圭对着你躬身作了个揖。
万圭说道:「这位壮士,到我这领防具 ask wan about 防具 吧。」
睡房 - west
 戚芳(Qi fang)
> ask qi about 狄云
你向戚芳打听有关『狄云』的消息。
戚芳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戚芳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
戚芳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戚芳说道:「恩,当年的事情发生的确太突然了,其实我也觉得狄云不象那种人。」
戚芳深深地叹了口气。
戚芳说道:「也不知道现在狄云怎么样了。」
戚芳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谣言】某人:风精之羽弄到了一本春宫图!
ask qi about 唐诗选辑
你向戚芳打听有关『唐诗选辑』的消息。
戚芳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戚芳仔细在脑海里搜索“唐诗选辑”。
戚芳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戚芳说道:「恩,好像有这么个名字。可是我有点忘记在哪里了。」
戚芳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ask qi about 鞋样
你向戚芳打听有关『鞋样』的消息。
戚芳淘气地说:“嗯~, 就不,就不!”
戚芳慢慢在脑海里搜索“唐诗选辑”、“鞋样”,突然似乎想了起来。
戚芳正盯着你看,不知道打些什么主意。
戚芳说道:「恩,好像有这么个名字。我记得给狄云用来做过鞋样的。」
戚芳说道:「我好像顺手隔在书房里。只是也不知道现在狄云怎么样了。」
戚芳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w
东厢房 - east、west
 襄阳武馆三弟子 万圭(Wan gui)
> e
睡房 - west
 戚芳(Qi fang)
>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万字梅花夺在铁掌山一带出现!
w
东厢房 - east、west
 襄阳武馆三弟子 万圭(Wan gui)
> w
万圭对着你躬身作了个揖。
万圭说道:「这位壮士,到我这领防具 ask wan about 防具 吧。」
s
走廊 - east、north、south
> 走廊 - north、out
> out
武馆大厅 - eastdown、enter、southdown、southeast、westdown
 襄阳武馆大弟子 鲁坤(Lu kun)
> ed
东廊 - east、north、westup
> e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e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w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e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n
男休息室 - south
> s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w
东廊 - east、north、south、west
> n
书房 - south
 襄阳武馆五弟子 卜垣(Bo yuan)
> search book

你从书架开始寻找唐诗选辑.....
你随手拨开书架上的一堆乱书。
你发现唐诗选辑竟然很明显混在其中。
【谣言】某人:小狐狸弄到了一本唐诗选辑!

你急忙收拾好书籍,偷偷离开武馆。
武馆大门 - enter、south
 武馆门卫(Men wei)


  到这里武馆探秘算完成了,你要去扬州买个酒袋,然后到扬州茶馆fill jiudai,把酒袋的酒倒掉,换成水。然后在找个没人的地方,连npc都不能有;

> jinpao xuanji in jiudai
你仔细地将书浸泡在牛皮酒袋里的清水之中。
>
一会的功夫,唐诗选辑上竟然显示一些数字出来。你取过一支秃笔,在一张黄纸上写了“江
陵城南”四个字,口中轻轻念着“一五、一十、十五、十六……第十六个字”,跟着在纸上写
个“偏”字。你查一会书,屈指计一会数,便写一个字,一共写了二十六个字,见是:

“    西天宁寺大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如来赐福往生极乐    ”


  然后从血刀老祖处

雪谷 - eastdown
 大轮寺血刀门掌门 血刀老祖(Xuedao laozu)
你从空中急速落下,嗤的一声扎入厚厚的雪堆,转眼爬了出来,竟然没有受伤!
> tiao down

你吸了一口气,涌身跃落,没入深雪,随即窜上,跃向谷边的岩石。
岩石
 狄云(Di yun)
> give di xuanji
狄云对着你惊讶地「啊!」了一声。
狄云说道:「壮士莫非见过戚芳?也不知道现在她生活怎么样了。」
你给狄云一本唐诗选辑获得部分经验奖励。
狄云在你的耳边悄声说道:这本书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宝藏的秘密。哦,你好像已经发现了。
狄云在你的耳边悄声说道:其实这也是一个陷阱,所谓的宝藏根本不存在。
狄云在你的耳边悄声说道:当年凡是与宝藏有关的人只怕都被间接害死了。
狄云说道:「这本书,我就收下吧。很感谢这位壮士。」
你给狄云一本唐诗选辑。
> ask di about 离开
你向狄云打听有关『离开』的消息。
狄云点了点头。
狄云说道:「大雪纷纷,如果没有外力帮忙的确很难独自离开这里的。」
狄云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
狄云说道:「我看还是我来帮壮士一把吧,壮士只管自己跃起来。」
> jump up

你看准一块半空一块岩石,吸了一口气,突然高高跃起。


到这里,连城诀一、二步就算完成了,你可以每天去解密神照经或躺尸剑法,每天只能ask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inwin99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22-6-28 15: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书剑 笑傲江湖 ( 京ICP备20008026 )

GMT+8, 2024-3-3 04:59 , Processed in 0.05389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