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 笑傲江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43|回复: 0

神照3流程

[复制链接]

256

主题

277

回帖

25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98
发表于 2022-3-27 16: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突见黑影晃动,你宛如一条泥鳅,身形弯转,两扭三曲,滑不留手,但速度却极快,已然攻至刘承风身畔!
你正在施展君子剑的招式!
你正在施展淑女剑的招式!

你手中的巧制乾坤剑突然一晃,满场游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一招「苍松迎客」直刺刘承风。

只见你将手中巧制乾坤剑缓缓刺出,剑身竟丝毫不晃动,可这招对于内力的运用已入化境!
你这招「苍松迎客」已得精要,此时使将出来,威力乃今非昔比!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胸口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受伤不轻,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刘承风的左脸挥去!
结果「噗嗤」地一声,巧制乾坤剑刺进了刘承风的左脸,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刘承风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6609点攻击伤害(总计6609,豁免0)。
你将领悟的苍松迎客绝技施展出来,瞬间将平时并不连贯的招式悉数融会贯通,向刘承风疾功数招。


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刘承风的左腿!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左腿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11065点攻击伤害(总计11065,豁免0)。

你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巧制乾坤剑电闪雷鸣,将刘承风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右手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气息粗重,动作开始散乱,看来所受的伤着实不轻。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10216点攻击伤害(总计10216,豁免0)。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14239点攻击伤害。

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刘承风的左手挥去!
结果「噗」地一声刺进刘承风的左手,使他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 刘承风气息粗重,动作开始散乱,看来所受的伤着实不轻。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3703点攻击伤害(总计3703,豁免0)。

你竟不给刘承风有丝毫喘息机会,紧跟着巧制乾坤剑再一次挥出,但听“嗤”的一声,竟携带无比凌厉的剑气刺向刘承风!
你早已将此招练得纯熟万分,剑招一出,剑气弥漫,气势便犹如千军万马般,直袭刘承风破绽之处!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颈部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你对于这招再无迟滞,一招既出,苍松迎客剑意绵绵不绝,招式连贯,又是数招跟上!

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刘承风的右腿挥去!
结果「噗嗤」地一声,巧制乾坤剑刺进了刘承风的右腿,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刘承风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7248点攻击伤害(总计7248,豁免0)。
你将自己平素领悟到的武学精微之处发挥出来,攻势更加凌厉!

你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巧制乾坤剑电闪雷鸣,将刘承风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刘承风集中生智,用木剑将巧制乾坤剑一拨,用卸力之法卸掉了一些劲力!
结果「噗嗤」地一声,巧制乾坤剑刺进了刘承风的小腹,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刘承风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6441点攻击伤害(总计6441,豁免0)。

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刘承风的右腿挥去!
结果「噗嗤」地一声,巧制乾坤剑刺进了刘承风的右腿,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刘承风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6132点攻击伤害(总计6132,豁免0)。

·精血· 6711 / 6711 (100) ·精力· 8778 / 7810(7840)
·气血·37815 / 41277 ( 96) ·内力·47475 / 29364(+200)
·正气· 22,570,847    ·内力上限·29364 / 32524
·食物· 96.84        ·潜能· 164 / 706
·饮水· 87.63        ·经验· 22,164,969 (18.60)

·精血· 6711 / 6711 (100) ·精力· 8778 / 7810(7840)
·气血·37815 / 41277 ( 96) ·内力·47475 / 29364(+200)
·正气· 22,570,847    ·内力上限·29364 / 32524
·食物· 96.84        ·潜能· 164 / 706
·饮水· 87.63        ·经验· 22,164,969 (18.60)
你身上没有包括任何特殊状态。
当前你没有被判断为机器人。

刘承风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你正在使用「苍松迎客」。
你现在不能准备特殊技能。
你现在不能准备特殊技能。
你现在不能激发特殊技能。
你现在不能激发特殊技能。
你现在不能激发特殊技能。
你正在运用「神照」!
「苍松迎客」的作用时间还没过,目前不能施用外功。
「苍松迎客」的作用时间还没过,目前不能施用外功。
「苍松迎客」的作用时间还没过,目前不能施用外功。
「苍松迎客」的作用时间还没过,目前不能施用外功。

·精血· 6711 / 6711 (100) ·精力· 8778 / 7810(7840)
·气血·38799 / 41277 ( 96) ·内力·47475 / 29364(+200)
·正气· 22,570,847    ·内力上限·29364 / 32524
·食物· 96.84        ·潜能· 164 / 706
·饮水· 87.63        ·经验· 22,164,969 (18.60)

·精血· 6711 / 6711 (100) ·精力· 8778 / 7810(7840)
·气血·38799 / 41277 ( 96) ·内力·47475 / 29364(+200)
·正气· 22,570,847    ·内力上限·29364 / 32524
·食物· 96.84        ·潜能· 164 / 706
·饮水· 87.63        ·经验· 22,164,969 (18.60)
你身上没有包括任何特殊状态。
当前你没有被判断为机器人。

你手中的巧制乾坤剑一晃,满场游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一招「苍松迎客」直刺刘承风的小腹!
你右手执巧制乾坤剑,左手握拳,身形满场游走,不断计算方位,正是一招泰山派绝技「岱宗如何

你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巧制乾坤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疾疾刺向刘承风的头部!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头部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受伤过重,已经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断气。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66397点攻击伤害(总计66397,豁免0)。
结果只听见刘承风一声惨嚎,巧制乾坤剑已在他的小腹对穿而出,鲜血溅得满地!!
( 刘承风受伤过重,已经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断气。 )
你对刘承风造成了11250点攻击伤害(总计11250,豁免0)。

刘承风「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你停止了泥鳅功的运转,身法恢复了正常。
你真气一滞,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君子剑缓缓收功!
你身形一顿,瞬间收剑在手,淑女剑缓缓收功!

水笙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面色苍白,气喘吁吁。
一边跑,一边不住向后看,似乎后面有人正在追赶似得。
set wimpy 50
设定环境变量:wimpy = 50
>
屋外传来一阵淫笑,一个色眯眯的老和尚看似甚是悠闲,随后跨进门来。

血刀老祖色迷迷地对水笙笑道,本佛爷这次捉了个极品小妞。说完淫笑连连地就朝水笙抓去!

水笙左手向外一分,右手长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血刀老祖的右手挥去!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血刀老祖正盯着水笙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血刀老祖运起血刀经中「化血诀」绝技,手中
雪山新月刀
闪烁一片暗红色的刀影,向四周依次劈将出去!

雪山新月刀上的血槽忽然发出一阵妖邪的暗红之色,极为刺眼,令人胆寒!

水笙手中的长剑一晃,满场游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一招「苍松迎客」直刺血刀老祖的小腹!
水笙眼睛一花,便没了血刀老祖的踪影。回头一看,血刀老祖已经站在水笙的的右侧方,站在那儿发出怪异的笑声。
血刀老祖一见水笙攻击失误,顿时趁机发动攻击!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飞腾空中,一招「流星经天」,手中雪山新月刀脱手而出,疾射水笙的左肩!
水笙一式「燕徊朝阳」,足不动,手不抬,一转眼间便绕到了血刀老祖的身后。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水笙一式「燕徊朝阳」,足不动,手不抬,一转眼间便绕到了血刀老祖的身后。

血刀老祖身子向前一探,手中雪山新月刀颤动,刀刃便如一条赤练蛇一般,迅速无伦地在水笙的胳膊上爬行而过,随即收刀入鞘!

血刀老祖一招「三界咒」,手中雪山新月刀微微一抖,“嗤嗤嗤”三声轻响,向水笙头、胸、腹连劈三刀!
水笙一式「旭日初升」,全身笔直,拔地而起,在半空中一转,已落到几丈远的地方。
您的资料已经自动保存好了。

水笙左手向外一分,右手长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血刀老祖的颈部挥去!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血刀老祖的皮肉。
( 血刀老祖看起来充满活力,一点也不累。 )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水笙一式「金雁横空」,两臂鹏举如翼,在剌剌风声中,从血刀老祖头顶横跃而过。

血刀老祖一招「三界咒」,手中雪山新月刀微微一抖,“嗤嗤嗤”三声轻响,向水笙头、胸、腹连劈三刀!
水笙一式「燕徊朝阳」,足不动,手不抬,一转眼间便绕到了血刀老祖的身后。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右耳!
水笙眼睛一花,便没了血刀老祖的踪影。回头一看,血刀老祖已经站在水笙的的右侧方,站在那儿发出怪异的笑声。
血刀老祖慢慢地移动着,伺机出手。

血刀老祖微一凝神,运起血刀经之浴血重生终极秘籍,辛苦修炼的气血精气瞬间内敛。

随着血刀老祖的嘴里轻吟起密宗神秘的经文,血刀老祖的周身腾起一股若隐若现的血红气圈。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水笙一式「旭日初升」,全身笔直,拔地而起,在半空中一转,已落到几丈远的地方。
你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散去了神照经的运转真气。
这时,洞外传来大喝一声道,“住手!”
一个长得宛如农夫样的男子进入洞中和血刀老祖斗了起来,正是狄云来了!
血刀老祖和狄云二话不说,开始打斗起来!
洞中刀光剑影,剑气纵横,你看水笙待在一旁,似乎甚是紧张。
悄声对水笙说道,“水姑娘,有我在不用害怕,我来保护你”!
baohu 水笙
set wimpy 50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脚!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水笙一击不中,大惊失色,不觉露出了破绽!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水笙一式「巨鹏亮翅」,前后脚脚尖脚跟相靠,身体如行云流水般滑出丈余。

血刀老祖脸色诡异,喉中“呵呵”低吼,一招「蛇行」,雪山新月刀灵动异常的在水笙的左耳游走过去!
但是水笙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血刀老祖忽然间左足金鸡独立,右足横着平伸而出,双手反在身后,左手握着右耳,右手握着左耳,姿式越来越怪。
花样变幻无穷,有时双手撑地,有时飞跃半空,更有时以头顶地倒立,下半身却凭空生出六条腿来!
血刀老祖的舌尖从左边嘴角中微微伸出,同时右眼张大而左眼略眯,脸上神情十分古怪,但手中的刀却下意识的晃了晃。
刀身似乎变得更为柔韧!

血刀老祖一招「三界咒」,手中雪山新月刀微微一抖,“嗤嗤嗤”三声轻响,向水笙头、胸、腹连劈三刀!
水笙一式「风送紫霞」,双臂前伸,全身贴地平飞,顿时闪过了血刀老祖的凌厉攻势。
你眼见水笙危及,对水笙说道,“水姑娘不要着急,我来保护你!”
血刀老祖大喝一声道,“你又开始装大蒜瓣了,老子干的就是装逼的英雄!”
血刀老祖血刀经发动,仿佛变了个人似得,周身腾起一片若隐若现的血雾!
看起来血刀老祖想杀死你!
> 设定环境变量:wimpy = 50
>
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手!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血刀老祖的左手挥去!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你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噗」地一声刺入了血刀老祖左手寸许!
( 血刀老祖看起来充满活力,一点也不累。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1177点攻击伤害(总计1501,豁免324)。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右手!
血刀老祖嘿然一纵身,身子飞跃水笙头顶,身形超过之际,瞬间侧头向水笙瞪视,发出一阵阵淫笑。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狄云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血刀老祖但见眼前灰影一闪,狄云以快捷无伦的身法已经飘了开去。
血刀老祖手中雪山新月刀连砍十五六刀,四面八方都砍遍了,正是血刀经中的“夜战八方式”
同时飞起一足,向水笙下盘踢去,随即血刀老祖挥刀砍落,四面八方都笼罩住,令水笙绝无闪避躲让之处。


水笙拍的一声轻响,混有骨骼碎裂之声,已砍中了水笙的前胸。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飞腾空中,一招「流星经天」,手中雪山新月刀脱手而出,疾射水笙的右臂!
结果「当」地一声被水笙挡开了。

血刀老祖刀法忽变,连续攻击三十六刀,一刀快似一刀,一口气之数尽快向外劈去,电闪雷鸣,目不暇接。
只要水笙撞上了,不死也得重伤,便算不撞上,只要一架一闪,立时便会被陷入刀影中。
水笙凭借灵巧的身法躲开了这一招。

血刀老祖歪头一阵淫笑不断,手中雪山新月刀忽然弯曲如蛇,蜿蜒前行,甚是诡异,蓦然间已刺中水笙的右胸口。
水笙这雪山新月刀的一击差点刺中心脏,水笙面色大变!
结果对水笙造成极其严重的砍伤!
( 水笙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血刀老祖突然横卧于地,水笙目瞪口呆之际,一招「破膛刀」,手中雪山新月刀由下而上直劈水笙的小腹!
但是水笙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血刀老祖须发皆张,呈「怒目金刚相」施展出夜战八方式最后一招,已经呈由魔入佛的境界!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飞腾空中,一招「流星经天」,手中雪山新月刀脱手而出,疾射水笙的左手!
结果只听见水笙一声惨嚎,雪山新月刀已在水笙左手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水笙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狄云将长剑胸前一横,门户大开,忽然倒地,吟道「闯前门越广,疑尸地上爽」,蕴含无限杀机!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水笙手中的长剑一晃,满场游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一招「苍松迎客」直刺血刀老祖的右腿!
但是血刀老祖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狄云将长剑横放手腕,好像在拧动什么,轻吟道「两个黄梨拧脆了,一行白骆丧今天」!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狄云深吸一口气,内息缓缓而动,劲力随着增加,顿时感觉精神力气勃然而兴,沛然而至!

你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巧制乾坤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疾疾刺向血刀老祖的颈部!
结果「当」地一声被他挡开了。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头部!
结果「噗」地一声刺入了血刀老祖头部寸许!
( 血刀老祖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1906点攻击伤害(总计2431,豁免525)。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水笙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血刀老祖突然横卧于地,你目瞪口呆之际,一招「破膛刀」,手中雪山新月刀由下而上直劈你的小腹!
但是你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狄云注视着血刀老祖的行动,企图寻找机会出手。

血刀老祖一招「三界咒」,手中雪山新月刀微微一抖,“嗤嗤嗤”三声轻响,向你头、胸、腹连劈三刀!
结果只是轻轻地划破你的皮肉。
( 你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血刀老祖的攻击对你造成了214点伤害(总计311,豁免97)。

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肩!
血刀老祖喋喋怪笑,左右晃动,瞬间向后闪出尺余,在电光火石之间躲开了你的攻击。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左手向外一分,右手巧制乾坤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血刀老祖的左腿挥去!
你眼睛一花,便没了血刀老祖的踪影。回头一看,血刀老祖已经站在你的的右侧方,站在那儿发出怪异的笑声。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但是水笙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狄云将长剑横放手腕,好像在拧动什么,轻吟道「两个黄梨拧脆了,一行白骆丧今天」!
只听见「锵」一声,被血刀老祖格开了。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你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但是你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你聚精会神地盯着血刀老祖,寻找最佳出招机会。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手!
血刀老祖喋喋怪笑,左右晃动,瞬间向后闪出尺余,在电光火石之间躲开了水笙的攻击。
血刀老祖慢慢地移动着,伺机出手。
血刀老祖手中雪山新月刀连砍十五六刀,四面八方都砍遍了,正是血刀经中的“夜战八方式”
同时飞起一足,向水笙下盘踢去,随即血刀老祖挥刀砍落,四面八方都笼罩住,令水笙绝无闪避躲让之处。


水笙拍的一声轻响,混有骨骼碎裂之声,已砍中了水笙的前胸。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水笙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水笙一式「风送紫霞」,双臂前伸,全身贴地平飞,顿时闪过了血刀老祖的凌厉攻势。

血刀老祖刀法忽变,连续攻击三十六刀,一刀快似一刀,一口气之数尽快向外劈去,电闪雷鸣,目不暇接。
只要水笙撞上了,不死也得重伤,便算不撞上,只要一架一闪,立时便会被陷入刀影中。
水笙双臂酸麻更甚,只要再给血刀老祖这般砍上几刀,水笙手臂上的筋络也要给震伤。
结果水笙被血刀老祖的劲力震得眼前一黑,内脏碎裂,身子凭空飞了出去!!
( 水笙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血刀老祖歪头一阵淫笑不断,手中雪山新月刀忽然弯曲如蛇,蜿蜒前行,甚是诡异,蓦然间已刺中水笙的右胸口。
水笙运起轻功,向前一跃,躲开一旁。

血刀老祖突然横卧于地,水笙目瞪口呆之际,一招「破膛刀」,手中雪山新月刀由下而上直劈水笙的小腹!
只听见「锵」一声,被水笙格开了。
血刀老祖须发皆张,呈「怒目金刚相」施展出夜战八方式最后一招,已经呈由魔入佛的境界!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飞腾空中,一招「流星经天」,手中雪山新月刀脱手而出,疾射水笙的左腿!
结果只听见水笙一声惨嚎,雪山新月刀已在水笙左腿划出一道深及见骨的可怕伤口!!
( 水笙已经一副头重脚轻的模样,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狄云手中长剑急转,一式「连山布若逃」,手中长剑的剑势像一疋布一样砍向血刀老祖的左腿!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你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巧制乾坤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疾疾刺向血刀老祖的右脚!
你剑交左手,右手忽然间将自己所悟的金蛇郎君的金蛇掌法绝技「金蛇缠身」施展出来。
5你以极不可能的招式一掌打中血刀老祖的左肋,血刀老祖显然受伤不轻。

你使一招「金蛇游水」,双臂微弯如蛇行,手掌立起拍向血刀老祖的头部
结果「砰」地一声,血刀老祖退了两步!
( 血刀老祖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3228点攻击伤害(总计4116,豁免888)。
结果在血刀老祖右脚刺出一个创口。
( 血刀老祖似乎受了点轻伤,不过光从外表看不大出来。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607点攻击伤害(总计775,豁免168)。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丂孟蟊涑闪肆礁鋈怂频模丂/color]

紧跟着你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巧制乾坤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疾疾刺向血刀老祖的左腿!
但是血刀老祖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水笙手中长剑斜晃反挑,一式「无边落木」,这一下出招急快,抑且如梦如幻,直逼血刀老祖的头部!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狄云手中长剑急转,一式「连山布若逃」,手中长剑的剑势像一疋布一样砍向血刀老祖的小腹!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狄云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血刀老祖炸雷般大喝一声,一式「魔分身」雪山新月刀照狄云搂肩带背斜劈下来,力道凶猛,势不可挡!
结果「嗤」地一声,在狄云身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 狄云看起来可能受了点轻伤。 )

你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巧制乾坤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在血刀老祖腰间刺出一个创口。
( 血刀老祖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776点攻击伤害(总计990,豁免214)。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手中巧制乾坤剑斜晃反挑,一式「无边落木」,这一下出招急快,抑且如梦如幻,直逼血刀老祖的右脚!
你一言不发,一伸手便抓住血刀老祖的胸口。
血刀老祖还想挣扎,但一被你抓住,竟立即软垂垂的毫不动弹。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你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噗」地一声刺入了血刀老祖右脚寸许!
( 血刀老祖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1214点攻击伤害(总计1549,豁免335)。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但是血刀老祖身子一侧,用手中兵刃格开。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只听见「锵」一声,被血刀老祖格开了。

狄云剑尖斜指向地,向后一闪,一招「落泥招大姐」,招手让血刀老祖过来,长剑随即刺出!
只听见「锵」一声,被血刀老祖格开了。

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右脸!
结果「当」地一声被他挡开了。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轻叹一声,手中巧制乾坤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巧制乾坤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头部!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小腹!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水笙使出「有凤来仪」,剑势飞舞而出,轻盈灵动,手中长剑闪烁不定,直逼血刀老祖!
这招「有凤来仪」乃是华山剑法的精妙招数,一招即出,更藏有五个后招,变化精妙绝伦!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狄云将长剑横放手腕,好像在拧动什么,轻吟道「两个黄梨拧脆了,一行白骆丧今天」!
结果在血刀老祖腰间划出一道细长的血痕。
( 血刀老祖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你向前跨上一步,手中巧制乾坤剑看似来势既缓,又无力道,但是你突然剑锋一转,使出「白虹贯日」直刺血刀老祖的右手!
但是被血刀老祖用手中兵刃架开。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巧制乾坤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蚵肀汲鄱丂矗丂布泊滔蜓丂独献娴男「梗丂
你手中巧制乾坤剑,大开大合,如斧如刀,正是嵩山派绝技「千古人龙

紧跟着你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巧制乾坤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当」地一声被他挡开了。
结果「噗」地一声刺入了血刀老祖小腹寸许!
( 血刀老祖似乎有些疲惫,但是仍然十分有活力。 )
你对血刀老祖造成了898点攻击伤害(总计1146,豁免248)。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肩!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狄云将长剑胸前一横,门户大开,忽然倒地,吟道「闯前门越广,疑尸地上爽」,蕴含无限杀机!
只听见「锵」一声,被血刀老祖格开了。

水笙见血刀老祖欲拆招破解,立时一个变招,手中长剑在半途中竟巧妙地转了回来,异常精准地疾刺血刀老祖的「长强穴」!
血刀老祖哪里料得到水笙竟可以如此变招,惊讶之下,全身一震,「长强穴」已然被刺中,受伤颇重!
结果「噗嗤」地一声,长剑刺进了血刀老祖的「长强穴」,殷红的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 血刀老祖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水笙左手向外一分,右手长剑向右掠出一招「无双无对」,剑气森然地向血刀老祖的颈部挥去!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血刀老祖的皮肉。
( 血刀老祖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水笙一击命中,后招蓄势无穷,源源不断,只见水笙手中长剑随手一指,竟快捷无比的刺向血刀老祖丹田处!
血刀老祖只觉这招凶狠无比,连忙就地一滚,狼狈地闪了开去!
perform bai yun
你所使用的外功中没有这种功能。
> 水笙叫道:“别再杀人了!”说完扑将上去,手中树枝击在血刀老祖腕上。
若在平时,血刀老祖焉能给水笙击中?但这时衰颓之余,功力不到原来的半成,手指一松,雪山新月刀脱手落地。


方才血刀老祖手持血刀的凶恶和凶狠让你记忆尤新,你忽然意识道,必须将地上的这把刀抢过来。


否则一旦再让血刀老祖抢到那把刀,在场所有的人恐怕都难以活命!
qiang 刀



你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巧制乾坤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被他挡开了。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手中的巧制乾坤剑一晃,满场游走,一身青衫化成了一片青影,一招「苍松迎客」直刺血刀老祖的右臂!
但是被他格开了。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狄云剑尖斜指向地,向后一闪,一招「落泥招大姐」,招手让血刀老祖过来,长剑随即刺出!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狄云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血刀老祖
的「赤练蛇形」绝技运行完毕,气回丹田,缓缓收功。

雪山新月刀上的暗红血色渐渐退去,刀身又恢复了原样!
你和血刀老祖同时俯身去抢兵刃。你手掌在下,先按到了刀柄。
血刀老祖提起双手,便往你颈中扼去。你一阵窒息,放开了血刀,伸手撑持。
血刀老祖知道自己力气无多,这一下若不将你扼死,自己便命丧你手。
你头颈被血刀老祖扼住,呼吸越来越艰难,胸口如欲迸裂。

>
水笙向前跨上一步,手中长剑看似来势既缓,又无力道,但是水笙突然剑锋一转,使出「白虹贯日」直刺血刀老祖的左腿!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血刀老祖的皮肉。
( 血刀老祖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水笙使出「有凤来仪」,剑势飞舞而出,轻盈灵动,手中长剑闪烁不定,直逼血刀老祖!
这招「有凤来仪」乃是华山剑法的精妙招数,一招即出,更藏有五个后招,变化精妙绝伦!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脚!
结果只是轻轻地刺破血刀老祖的皮肉。
( 血刀老祖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水笙威仪整肃一式「玉井天池」,长剑轰然一动,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疾疾刺向血刀老祖的右臂!
结果被血刀老祖挡开了。

狄云将长剑胸前一横,门户大开,忽然倒地,吟道「闯前门越广,疑尸地上爽」,蕴含无限杀机!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水笙见血刀老祖欲拆招破解,立时一个变招,手中长剑在半途中竟巧妙地转了回来,异常精准地疾刺血刀老祖的「幽门穴」!
只是水笙变招速度奇快,而血刀老祖闪躲速度更快,只见血刀老祖双脚轻轻一点,十分轻巧地闪了开去!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左腿!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血刀老祖仰天长啸,双掌掌风似千古不化的寒冰般扑向狄云的左耳!
血刀老祖但见眼前灰影一闪,狄云以快捷无伦的身法已经飘了开去。

紧跟着血刀老祖左掌虚晃,右掌直出,犹如毒蛇一般直迫狄云的胸前!
狄云身随意转,倏地往一旁挪开了三尺,避过了这一招。

狄云将长剑胸前一横,门户大开,忽然倒地,吟道「闯前门越广,疑尸地上爽」,蕴含无限杀机!
狄云眼睛一花,便没了血刀老祖的踪影。回头一看,血刀老祖已经站在狄云的的右侧方,站在那儿发出怪异的笑声。

水笙向前跨上一步,手中长剑看似来势既缓,又无力道,但是水笙突然剑锋一转,使出「白虹贯日」直刺血刀老祖的颈部!
结果被血刀老祖挡开了。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身形一跃,左掌快若疾电般击向水笙的小腹!
水笙一式「却别苍松」,一转身间,四面八方飘动着无数个水笙的身影,令血刀老祖手无足措。

紧跟着血刀老祖双掌翻飞,四周迷茫着一股暗淡的雾气,拍向水笙的全身!
水笙一式「巨鹏亮翅」,前后脚脚尖脚跟相靠,身体如行云流水般滑出丈余。

狄云将长剑横放手腕,好像在拧动什么,轻吟道「两个黄梨拧脆了,一行白骆丧今天」!
血刀老祖使出血刀大法茹毛饮血的功夫!舔了舔狄云身上流出的鲜血,神情极为陶醉,感觉全身的伤好像好了很多!!

结果只是轻轻地划破血刀老祖的皮肉。
( 血刀老祖看起来可能有些累了。 )
你肺中积聚着的一股浊气数度上冲,要从口鼻中呼了出来,但喉头的要道被阻,这股气冲到喉头,又回了下去。
一股浊气在你体内左冲右突,往来奔赴,始终找不到出路。
你只感全身难受困苦已达极点,心中只叫:“我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

在此生死忧关的关键时刻,你忽然有所明悟,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有些灵魂出窍的感觉!


你生死一线,苦苦挣扎,但却四肢无力,心中狂喊:“我快要死了!”


水笙手中长剑斜晃反挑,一式「无边落木」,这一下出招急快,抑且如梦如幻,直逼血刀老祖的小腹!
水笙眼睛一花,便没了血刀老祖的踪影。回头一看,血刀老祖已经站在水笙的的右侧方,站在那儿发出怪异的笑声。
血刀老祖正盯着水笙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水笙剑转一式「叠翠浮青」,俨然长枪大戟,黄沙千里,长剑电闪雷鸣,将血刀老祖笼罩于重重剑气之中!
结果对血刀老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水笙一击不中,大惊失色,不觉露出了破绽!

血刀老祖身法陡然一变,掌影千变万幻,令水笙无法躲闪!
结果「当」地一声被水笙挡开了。

血刀老祖仰天一声狂啸,双掌携带着万古冰坚直直贯向狄云!
结果「当」地一声被狄云挡开了。

紧跟着血刀老祖两掌一分,左掌如蝎,右掌似蛇,同时向狄云击过去!
结果一击命中,狄云闷哼了一声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 狄云看起来可能受了点轻伤。 )

狄云剑招忽变,长剑胸前一横,歪歪斜斜地使出一式「是横不敢过」,长剑横削血刀老祖!
血刀老祖借用飞溅起的血光,狄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数个血刀老祖的身形,当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水笙轻叹一声,手中长剑怀中一抱,一式「落花无意」,长剑锵然跃出倏的化作几点带露的桃花,飘然飞向血刀老祖的右脚!
水笙眼睛一花,便没了血独献娴淖儆啊;赝芬豢矗丂丂独献嬉丫丂驹谒丂系牡挠也喾剑丂驹谀嵌丂⒊龉忠斓男ι丂丂

血刀老祖身形急晃,一跃而至狄云跟前,右掌带着冲天寒气击向狄云的左手!
结果一击命中,狄云闷哼了一声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 狄云动作似乎开始有点不太灵光,但是仍然有条不紊。 )

紧跟着血刀老祖默运内力,双掌忽然变黑,带着一股阴风只扑狄云的全身!
却见狄云足不点地,往旁跃开数尺,躲了开去。

狄云手中长剑急转,一式「连山布若逃」,手中长剑的剑势像一疋布一样砍向血刀老祖的胸口!
血刀老祖借用飞溅起的血光,狄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数个血刀老祖的身形,当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此时水笙眼见情况危急,奋力将那柄刀抢到手中!”

血刀老祖一时疏忽,微一愣神间!对水笙怒目而视,喝道“臭妮子,把刀给我!”
你体内的劲力愈来愈强,心中却仍是十分害怕,只求挣扎脱身,双手乱抓乱舞,始终碰
不到血刀老祖身上,左脚向后乱撑几下,突然一脚踹在血刀老祖的小腹丹田之上。

血刀老祖一声惨嚎,顿时昏迷倒地。


血刀老祖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水笙为血刀老祖方才一吓,心中一慌,手中刀拿捏不住,顺势掉了下来!
正好切在昏迷在地血刀老祖的脖颈上,那刀锋利异常,顿时将血刀老祖身首异处!”

血刀老祖「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你有气无力地对水笙说道:姑娘你走吧,否则血刀老祖醒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水笙双目茫然,盲目地点点头,说道,“都死了,全都死了!”
水笙说完哭着向外面跑去。

狄云也随后追了出去。

恭喜你,终于完成《连城诀》之《雪山奇遇篇》章节故事内容!

剩下的关于连城诀武功“神照经神功”的参悟就依靠你以后在此不断参悟了!

而连城诀空手武功之《无影神拳》部分将陆续开放!

狄云盘膝坐下,开始运功疗伤。
【谣言】某人:听说秦小武从岳不群处获得了一个锦盒
【谣言】某人:听说七伤(ryru)一行数人预备潜入万安寺救人!

狄云开口吐出一口瘀血,脸色看起来好了一点。
狄云突然全身冒出淡红色的毒气,腥臭难闻。
狄云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散去了神照经的运转真气。
狄云突然全身冒出淡红色的毒气,腥臭难闻。
【谣言】某人:听说酷儿风从宋远桥处获得了一块青铜
嬛洱ᯖㅛ띭嬛洱ᯖㅛ쩭嬛洱᮹ㅛꍭ嬛洱ᮬㅛ셭嬛洱ᯩㅛ뭭嬛洱ᯮㅛ퉭嬛洱ᯬㅛ덭嬛洱ᮣㅛꍭ嬛洱ᮬㅛ멭嬛洱ᯃㅛ콭嬛洱᯳ㅛ녭嬛洱ᯤㅛ덭嬛洱ᯉㅛ셭嬛洱ᯋㅛ셭嬛洱ᮽㅛ롭嬛洱᯶ㅛ졭嬛洱ᯋㅛ쭭嬛洱ᯆㅛ땭嬛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书剑 笑傲江湖 ( 京ICP备20008026 )

GMT+8, 2024-3-3 03:39 , Processed in 0.0559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